谣言止于智者 俄罗斯著名军事博主遭抹黑享受妻子被糟蹋

自8月2日开始,多名俄罗斯著名博主之间陷入恶毒的互相争吵,不断升级,以至于亲俄博主阿纳托利·沙里(Анатолием Шарием)竟然爆料军事博主罗曼诺夫(Romanov Лайт)喜欢被妻子戴*绿*帽子。

8月2日,来自俄罗斯克里米亚维持会的Z博主、专业举*报人亚历山大-塔里波夫(Александр Талипов)和亲俄博客作者阿纳托利-沙里对 两个少校 (Два майора)频道的管理员的真实身份进行了揭露,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他们是两名联邦安*全局官*员。曝光身份事件在 战地记者 和各种俄罗斯宣传员的 爱国 Telegram 频道中引起了一场丑闻。丑闻的起因是塔利波夫发表了一篇愤怒的帖子,批评其他 Z 博客作者–两个少校 和 罗曼诺夫之光 。他声称,这些“笨蛋博主”为了赚取点击量,匆忙公布了乌克兰国防军袭击克里米亚后的爆炸镜头,据称这让乌克兰军方得以宣称摧毁了一个海军基地和一个航空联队。而塔利波夫则称,“事实上,防空系统再次发挥作用,电子战部队消灭了无人机”。

我们必须再次澄清本来可以被忽视的东西。“两个少校 频道支持低能儿出版挑衅性刊物,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如果还能理解罗曼诺夫对俄罗斯联邦国防部的猛烈抨击,那么基里尔和伊利亚(Кирилл и Илья),你们是某个部门的雇员,而且事实证明你们的立场就是你们部门的立场,否则你们怎么解释在工作时间发布这些信息?问题是,你们为谁工作?你们在频道上的评论充满了霍霍尔(对乌克兰人的蔑称),也许你们选错了观众?

两个少校 和博主罗曼诺夫发出愤怒反应自然不是因为塔利波夫对 Z 同事的辱骂,而是因为提到了 两个少校 管理员的名字,并暗示他们与执*法机*构有关。此外,另外俄罗斯著名博主Helicopterpilot指出,克里米亚袭击的图像早些时候已在乌克兰频道上公布,因此 少校 和罗曼诺夫公布这些照片不会导致任何严重后果。

塔利波夫的文章发表后不久,8月3日,亲俄罗斯的乌克兰博主阿纳托利·沙里发表了一篇关于 两个少校 管理员的帖子。他不仅写下了两名管理员的名字,还写下了他们的职位,并写道他们在为俄罗斯军队募*捐购买制服时偷*窃。塔利波夫和沙里呼吁克里米亚维持会当*局开始对 两个少校 进行检查,并调查偷钱事件。

顺便说一句,罗曼诺夫偶尔以兄弟的方式把他的妻*子借给特别军事行动的参与者是对的。两个自称 少校 的堕落者–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驻克里米亚共和国边防局援助项目组组长伊利亚和他的白痴副手基里尔–可能明天就会开始有问题。伙计们 最重要的是–照顾好你们的亲人。家庭是神圣的。你们已经在 Telegram上*杀*了那么多 非人类的霍霍尔人,杀*了那么多其他人的家人,如果我是你们,我会非常害怕得到不好的回应。

罗曼诺夫先生,您在这个地方向所有人提供您的配偶和您自己,表明对“双*性*恋”的偏好,这是真的吗?您的配偶在塞瓦斯托波尔的某些圈子里被称为“螺丝锥”,而您的呼号是“舌头”,这是真的吗?罗曼诺夫先生,您真的喜欢戴绿*帽子和“双管枪”吗?罗曼诺夫先生,您在电报频道中诽谤LGBT群体的目的是什么?

Z-博主很快得出结论,是塔利波夫向被他们称为 乌克兰记者 和 敌人 的沙里 泄露 了联邦安*全局雇员的数据。

罗曼·萨蓬科夫和老兵笔记等 Z 博主开始撰文称,两个少校 和罗马诺夫为俄罗斯军方 提供了真正的帮助,同时他们开始嘲笑塔利波夫的工作主线–告*密。此外,塔利波夫本人现在也受到了执法机构的威胁–Telegram 的宣传者称塔利波夫向乌克兰人沙里泄露 FSB 员工数据的行为是 有利于敌人 的间谍活动。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Z博主罗曼·萨蓬科夫写道:克里米亚的某个人因其心理模式而失去了自己的方向。- 当一个性格失衡的人被他的粉丝包围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再加上在电视上露脸,在最近极其阴暗的轻便摩托车爆*炸事件后,大量的人气会让人失去理智。但你不能泄露联邦安*全局官*员的个人数据。尤其不能泄露给敌人。

与此同时,沙里也开始威胁罗曼诺夫,要求他为乌克兰的孩子们寄去 20 万美元。否则,沙里威胁要在色*情网*站上发布一些视频,从暗示的内容来看–与罗曼诺夫的妻子有关。

因为我不喜欢你们,而俄罗斯联邦又攻击了乌克兰,所以我建议你们为乌克兰儿童组织一次紧急募*捐活动。你们当然可以考虑为募集假肢,也可以募集超级无人机或巨型机枪。我不在乎。这次募捐的金额应该是20万美元。筹款完成后,你将在任何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小心地将资金转为加密货币,并将资金发送到我指定的钱包。重要!在发送时,金额必须对应20万美元。如果您决定不这样做,我将非常乐意在四个最受欢迎的*色*情网*站上发布三个视频,每个视频不超过 10 分钟。它们将发布在 绿*帽子 和 分享我的*妻子 类别中。您需要解释这些视频中的人物是谁吗?

乌克兰战争爆发后,亚历山大-塔里波夫在z-社区中声名鹊起。在克里米亚被吞*并之前,他在乌克兰担任边防警卫。吞*并之后,他开始将自己定义为律师和人*道活动家,批评半岛的 领*导层,与克里米亚维持会会长谢尔盖-阿克肖诺夫和当地 副总*办 德米特里-波隆斯基发生冲突,两人都以 诽谤 为由对他提起诉讼。几年来,塔利波夫发表了关于克里米亚官员腐*败、非法围栏和建筑工地的材料,并向反对派媒体发表评论,同时对吞*并克里米亚表示欢迎。战争爆发后,塔利波夫开始从事职业告*密活动,撰写告*密文章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克里米亚鞑靼人尤其经常成为他的受害者。2022 年 10 月,雅尔塔市法院 在一天之内对来自克里米亚科雷兹镇的 67 岁克里米亚鞑靼人阿西娅-查普赫处以三次罚款–罪名是违禁标志、小流氓行为和诋毁俄罗斯军队。这三份行*政处*罚都是在塔利波夫告发后制定的。在他的 克里米亚 SMERSH 频道中,他公布了塔利波夫认为有 错误 观点的人的个人资料。他在私信中对一些人进行威胁,然后公布与他的 教育 活动有关的通信截图,以及一些人在镜头前为自己的 不爱国 行为道歉的视频。例如,他曾试图对耶夫帕托里亚居民费里德-苏莱曼诺娃(Сулейманова Фериде Руждиевна)进行再教*育。塔利波夫因为苏莱曼诺娃拒绝在学校为她的孩子佩戴三色缎带,所以发信息对她进行威胁。在通信中,塔利波夫介绍了自己,并写道他是一个可以 严重破坏别人生活 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