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比安·塔兰:瑞士音乐的“叛逆者”

对法比安·塔兰来说,仅用“瑞士音乐人”形容他的身份并不足够。事实上,刚刚三十出头的他不仅是摇滚乐手、古典吉他乐手,还是诗人、导演、老师。除去这些复杂的身份,塔兰更愿意人们称他为“沙龙朋克音乐人”。对他来说,这个称呼似乎更能突出他“叛逆者”的本色。

作为法语乐坛新生代领军人物,法比安·塔兰无疑是当今瑞士最受瞩目的法语歌者,他的作品个性鲜明,自由奔放。有人说:“塔兰有着如同会计师般严谨的态度,却热衷于有悖常规的事。唱片盒中装的全是不可思议的创新作品。”

2014年,塔兰带着他的乐队摘得法国查理·科鲁斯奖(该奖项致力于表彰那些年度最具标志性的唱片),这成为他音乐生涯的一次高潮。如今,塔兰来到中国,希望他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希望人们从他的歌声中体会音乐的美好。

在3月14日“三月香颂饕餮”的记者会上,塔兰与乐队即兴演唱了歌曲,诙谐明快的曲风让现场的近百名媒体人受到感染。“虽然不明白歌词的含义,但曲调让我感到愉悦。”一位随着音乐鼓掌的媒体人如是说,这也从一个侧面表现出塔兰音乐的魅力。

纵然内心澎湃汹涌,塔兰的外表看上去却平静如水。在记者会上,他不时微笑,言谈间没有一丝桀骜与叛逆。对初识塔兰的人来说,无疑会为这带来“冲突”的形象感到吃惊。作为熟悉他的人,瑞士使馆新闻官裴雅真却觉得,这一切本就顺理成章。

“塔兰是个反叛者,也是位父亲,他不会愿意把自己局限在一种风格当中。”她说,“塔兰是个叛逆者,他以自己的方式叛逆。他会不时掀起些小风小浪,但绝不会是大风大浪。他喜欢打破各种音乐体裁。人们说他是音乐的反叛者,是因为他总是在瑞士的潮流中逆流而上。”

目前,塔兰已在中国演出数场。他说,中国观众让他有“清新明快的感受”,这让他很感动。

“中国歌迷有一种天真的热情,与之相比,欧洲观众的激情可能要少一些。中国观众会大声欢呼,希望靠近歌手,兴奋地要求我们再唱,与歌手拍照。这种热情非常有感染力。”塔兰告诉《青年参考》记者。

他表示,此次应瑞士驻华使馆及法语联盟邀请赴华演出的经历是独特而宝贵的,这段时光也将融入他日后的创作:“在中国停留的日子有待日后慢慢消化,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会慢慢转变为我今后创作的灵感,甚至成为我‘人生电影’的一部分。”

对法比安·塔兰来说,仅用“瑞士音乐人”形容他的身份并不足够。事实上,刚刚三十出头的他不仅是摇滚乐手、古典吉他乐手,还是诗人、导演、老师。除去这些复杂的身份,塔兰更愿意人们称他为“沙龙朋克音乐人”。对他来说,这个称呼似乎更能突出他“叛逆者”的本色。

作为法语乐坛新生代领军人物,法比安·塔兰无疑是当今瑞士最受瞩目的法语歌者,他的作品个性鲜明,自由奔放。有人说:“塔兰有着如同会计师般严谨的态度,却热衷于有悖常规的事。唱片盒中装的全是不可思议的创新作品。”

2014年,塔兰带着他的乐队摘得法国查理·科鲁斯奖(该奖项致力于表彰那些年度最具标志性的唱片),这成为他音乐生涯的一次高潮。如今,塔兰来到中国,希望他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希望人们从他的歌声中体会音乐的美好。

在3月14日“三月香颂饕餮”的记者会上,塔兰与乐队即兴演唱了歌曲,诙谐明快的曲风让现场的近百名媒体人受到感染。“虽然不明白歌词的含义,但曲调让我感到愉悦。”一位随着音乐鼓掌的媒体人如是说,这也从一个侧面表现出塔兰音乐的魅力。

纵然内心澎湃汹涌,塔兰的外表看上去却平静如水。在记者会上,他不时微笑,言谈间没有一丝桀骜与叛逆。对初识塔兰的人来说,无疑会为这带来“冲突”的形象感到吃惊。作为熟悉他的人,瑞士使馆新闻官裴雅真却觉得,这一切本就顺理成章。

“塔兰是个反叛者,也是位父亲,他不会愿意把自己局限在一种风格当中。”她说,“塔兰是个叛逆者,他以自己的方式叛逆。他会不时掀起些小风小浪,但绝不会是大风大浪。他喜欢打破各种音乐体裁。人们说他是音乐的反叛者,是因为他总是在瑞士的潮流中逆流而上。”

目前,塔兰已在中国演出数场。他说,中国观众让他有“清新明快的感受”,这让他很感动。

“中国歌迷有一种天真的热情,与之相比,欧洲观众的激情可能要少一些。中国观众会大声欢呼,希望靠近歌手,兴奋地要求我们再唱,与歌手拍照。这种热情非常有感染力。”塔兰告诉《青年参考》记者。

他表示,此次应瑞士驻华使馆及法语联盟邀请赴华演出的经历是独特而宝贵的,这段时光也将融入他日后的创作:“在中国停留的日子有待日后慢慢消化,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会慢慢转变为我今后创作的灵感,甚至成为我‘人生电影’的一部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