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小高岭阻击战:28岁特级英雄一夫当关力阻最强美军9次狂攻

小高岭阻击战战斗背景:1950年11月25日,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打响。志愿军第9兵团在朝鲜战场东线担负作战任务,发动对进至长津湖地区的美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的分割围歼战。在长津湖畔,据守下碣隅里和古土里的美军部队,向志愿军第20军58师和60师的阵地展开猛烈进攻,企图打开接应新兴里和柳潭里美军部队的南逃通道,小高岭高地就位于下碣隅里东面,扼守着美军向南逃窜的唯一通道。

我方:第九兵团20军58师172团三连第3排,阵地防御主官:三连长杨根思

根据朝鲜战场的情况,中央决定将一直转战在气候温暖的华东华南战场的第9兵团火速调往朝鲜。在各类作战物资准备尚不充分的情况下,兵团各部从10月下旬由上海、常熟北上到山东泰安、曲阜地区。因朝鲜战事紧,部队还是在开往东北的火车上才得到通知的,部队紧急北上,这支长期驻守南方的部队,连棉衣都没有换上。一部分战士是在火车和车站上领到一些棉衣,有近2/3的官兵没有棉衣。这些来自江南水乡的战士们,没有在高寒地区作战的经验和思想准备,当他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后,未曾想到迎接他们的将是朝鲜东部最为寒冷的盖马高原和朝鲜50年间气温最低的一个冬天。

在朝鲜半岛北部,盖马高原以西,由狼林山脉、大峰山脉构成的屏障,将朝鲜半岛的北部分成了东西两个部分。在朝鲜战争的军事部署上,习惯于将东部称为东线战区,西部称为西线战区。高高的山脉隔断了东、西两线的联系。

九兵团的很多战士是第一次看到雪,以至于第一天就冻伤七百人!他们以后才知道,1950年的冬天是朝鲜五十年间气温最低的一个冬天!地上积雪盈尺,白天气温最高时也只有零下二十摄氏度,夜间就更不要提了吧!而他们所在的长津湖战场则是朝鲜北部最苦寒的地区,平均海拔在一千米到二千米之间(和中国避暑胜地庐山相似),林木茂密,人烟稀少,只有些山间小路可以通行。北方冬天的冷酷和严峻首先袭击了这些年轻的战士,还未曾打仗,他们便开始面临生死的考验,以至后来归国后九兵团军事主官宋时轮将军就东线作战专门就此做了如下检讨:【节选】

“对朝境作战情况调查研究不够,小白山系朝境最高最寒冷的地方,温度现已降至零下二十几度。遍地积雪数尺,山高路滑,咫尺天涯,人烟稀少,一切粮草均需负担,加上冬装未补齐(部队入朝后,发的东西都无法前运),仅靠棉衣服应付零下几十度的寒冷,特别此地最近每夜下雪,衣服普遍透湿无法烤干,形成大批冻病冻僵,直至不少数量已经冻死的严重现象,例:(某师某团某连,除一个掉队与一个通讯兵外,全连攻击新兴里敌时,受敌火力压制即卧倒冰地上,但最后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呈战斗队形,死于该处,细察尸体大半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一个兵团的大部队在莽莽雪原上行军,要想完全隐蔽也是不太可能的。加上美军飞机不断轰炸扫射,兵团运输物资的汽车被炸得所剩无几。所有重型火炮只有丢下,最让部队痛苦的是后勤供应跟不上。东线只有一条山间公路可以勉强走车,但天上到处是美国飞机,二十七军四十多辆满载物资的卡车一下就给凝固汽油弹烧了个精光,部队只好亡命徒一般轻装前进。如此酷寒,猛吃高热量食品都难以顶用,可部队连能充饥的冷土豆和炒面都供应不上。部队只能带一些轻便火炮和轻武器前进,并且部队所在朝鲜东部山区,人烟稀少,山高林密。在严寒的冬天,别说作战,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就算是奇迹了。

11月25日,第二次战役打响。志愿军第9兵团在朝鲜战场东线担负作战任务,发动对进至长津湖地区的美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的分割围歼战。

为避免被围歼,据守下碣隅里和古土里的美军部队,向志愿军第20军58师和60师的阵地展开疯狂进攻,妄图打开接应美军的南逃通道。美军公认的战斗力最强的陆战一师在成群的飞机坦克配合下,向处在新兴里、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三岔交点上东南角的1071.1高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猛烈攻击。

天刚亮,刚在北京出席了中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的58师172团三连连长杨根思就带着一个排摸上了位于下碣隅里1071.1高地东南方的小高岭阵地。小高岭是美军南逃的唯一通道,这里是卡住敌人南逃的咽喉,也是志愿军必须固守的要地,坚守住小高岭对夺取整个长津湖战役的胜利尤为重要。

那一年,生于中国江苏省泰兴县五官乡一个名叫“羊货郎担”的小村庄里的杨根思才刚满二十八岁,而他已经成为出席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的代表,这个荣誉足以说明他在战争年代中的表现是何等的优异。这次阻击战配备给他的兵力是一个排。包括杨根思在内,所有士兵身上的干粮是三个煮熟了但早已冻得坚硬的土豆。除了这三个土豆外,士兵们身上能够装东西的口袋里,全部塞满了手榴弹。

出发前三营长王贯一对杨根思说:“下碣隅里外围的所有阵地都已在中国军队手中。这个制高点是下碣隅里向南的唯一通道。卡住公路拐弯处,就等于把匕首敌人的心窝,而天亮以后,美军首先进攻的就是这个高地,我们是绝对不能让美军的这个企图实现的。”

杨根思回答说:“不怕困难九十九,只要有一颗忠于党、忠于中朝人民的红心,保证人在阵地在,坚决完成任务。”

上阵地前,杨根思向全排指战员进行战斗动员。他说了三个“不相信”:“在革命战士面前,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叫它瞧瞧中国人民的厉害!”

动员完后,杨根思心如刀绞地看着眼前的这些可爱的战士们。这些往日生龙活虎的汉子们全都饿蔫了,有的在绑鞋带,有的在扎手榴弹袋,谁也不做声,谁也不说笑。黎明时,天下着鹅毛大雪,凛冽的西北风呼呼地直叫,雪花直往战士的脖子里钻,战士们蹲在用冻土块筑成的工事里,脚上的鞋袜早已冻在了一起,手指已经冻得拉不开枪栓,饥饿更是一阵阵地向他们袭来。

11月29日拂晓,敌人的进攻开始了。密集的炮弹落在阵地上,巨大的爆炸声,尖锐的呼啸声响成一片。弹片、树枝、石块、黑色的雪团……飞溅起来,又被浓烟所掩盖。这块小高地早已不再是郁郁葱葱积雪皑皑的山头,而是弹片横飞、汽油弹白磷弹疯狂燃烧的地方。

同时,从兴南港外美军航母上起飞的舰载机也一批批呼啸而来,高地顿时被浓烟笼罩起来,沉重的爆炸声和尖锐的弹片声混合在一起,阵地上黑色的雪和冻土飞溅起来,浓烈的硫磺味令中国士兵窒息。美军飞机投下的汽油弹令黑色的雪燃烧起来。中国军队没有防空炮火进行还击,年轻的士兵只有缩在简易工事中忍耐着,并且被不断飞溅起来的钢铁碎片和尘土掩埋着。中国士兵互相呼唤着,让自己的战友帮助包扎伤口,或者让战友把自己从塌陷的工事中挖出来。

炮火之后,美军开始了第一次冲击,整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们向小高岭高地上猛冲,这些迷信钢铁力量的美军,以为这个小山头是可以轻易占领的。当成群结队的敌军向小高岭冲上来的时候,杨根思这位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指战员沉着冷静,在敌人距离山岭只有三四十米时,他才发出战斗命令。我军轻重机枪首先开火,一颗颗手榴弹准确地在敌人堆里爆炸。敌人像被割倒的麦子一样,一片一片地倒下,他们只好丢下尸体,狼狈溃逃下去。敌人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恼羞成怒的敌人以更加猛烈的炮火轰击小高岭,十几架飞机轮番地轰炸、扫射。小高岭很快笼罩在烈火滚滚的浓烟中,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杨根思毫不畏惧,他要战士们留少数人监视敌人,其余的人都隐蔽起来,等敌人爬上来再打。果然,轰炸、扫射一停,敌人在坦克的掩护下又一次冲了上来,杨根思指挥战士等待时机。

当敌人离阵地只有二三十米的时候,杨根思首先甩出手榴弹,发出了再次战斗的命令,战士们同时向敌群扔出手榴弹,机枪、步枪也一起开火,打得前面的敌人死的死、伤的伤,纷纷抱头往回跑,而后面的敌人仍然不断地往上涌。杨根思乘敌混乱之际带领战士跃出工事,冲进敌群,用刺刀、铁锹、石块同敌人拼杀……枪声、格斗声和喊杀声响成一片。而杨根思的声音压过了所有的声响:“为了祖国,为了朝鲜人民,冲啊!”

对于这块必争之地,敌人当然不肯就此罢手,仗着拥有制空权和充足的武器弹药,一次又一次地发起攻击。每次都集中重炮和B-29型轰炸机,把成吨的炮弹、炸弹和燃烧弹倾泻在小高岭上。但是,尽管钢铁、石块、烟火满山飞扬,杨根思带领的勇士们仍然屹立在山头,一次又一次地把敌人的进攻打了下去。一次,敌人爬上半山腰,杨根思命令8班班长带上半个班,从山腰插向敌人侧面拦腰打去,其余人由3排长率领,在轻重机枪掩护下从小高岭往下冲。志愿军战士们越战越勇,如猛虎下山一般杀向敌群。敌人遭到两面夹击,惊慌失措,留下数十具尸体,狼狈逃窜。

战况越来越胶着,在你死我活的混战中,又有一批敌人摸了上来。机枪手在战斗中中弹牺牲,3排副排长在用枪托砸烂美军的脑壳后也倒了下去。随着活着的志愿军战士和弹药越来越少,杨根思和战士们知道更惨烈的战斗还在等着他们。幸存的战士们互相鼓励着:“坚决守住阵地,敌人爬上来一个,就消灭他一个。”

美军的炮火轰击暂时停止了,阵地上只能听得见士兵们的搏斗声。中国士兵中没有人后退一步,美军士兵看见他们即使满脸是血,并且双目已经失明,却仍旧会向他们冲过来,只要抓住他们中间的一个便再也不会松开手。

美军士兵退了下去。杨根思命令士兵把牺牲战友的遗体掩埋了,同时命令八班长带人下去运手榴弹。八班士兵将手榴弹带上来的同时,带回来营长的一张字条,字条上字迹潦草,但意思明白:不许丢失阵地!

血战从清晨一直打到中午,杨根思已经不知道打退美军多少次进攻了,只知道几百具美国大兵的尸体已经铺满了小高岭。巨大的轰鸣声从天空传来。杨根思抬起头,入朝以来,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密集的敌机,上百架飞机密密麻麻分几层猛扑过来,竟只为轰炸十几个中国战士!地面上一百多门重炮也开始向阵地一齐猛轰。看来美军非要拔掉杨根思的阵地不可。这儿不但可以俯下碣隅里视机场,还卡住了公路!美军的狂轰滥炸不知持续了多久,当炮火终于停止后,杨根思告诉从土里拱起来的战士:

“只要有我们的勇敢,就没有敌人的顽强!”这句话以后成为中国军队人人皆知的一句名言“敌人凶,我们要压住它,子弹拼光了拼枪托,拼断了枪托再拼铁锹。阵地不能丢,丢了阵地是一件可耻的事。”

29日中午,敌人的第8次进攻开始了,6班班长一手端着冲锋枪,一手拿着手榴弹猛地跳出工事,他一边射击一边投掷手榴弹,在冲杀中,6班班长中弹光荣牺牲。战士刘玉亭见此情景,一把扯去包扎在头上的纱布,端起轻机枪,站起来一阵猛扫。这时,一颗炮弹在他的身边爆炸,被弹片击中的刘玉亭挣扎着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

“还有活的吗?”,“除了我,还有一个负伤的射手。”“你们赶紧撤下去。”杨根思命令道。

杨根思说:“我留下坚守阵地,你跟指导员说,有我在,阵地就在,你们快撤,这是命令。”

现在,阵地上就剩杨根思一个人了,天色已近黄昏了,杨根思一个人带一个排战士杀了几百个美国兵还留了俩种子,够本了,赚大了!

杨根思独自站在东面的高地上,从这里他可以看见美军的运输机在下碣隅里简易机场的跑道上起飞和降落。机场的四周,战斗也在进行中。高地下的公路上看不见美军的车辆,这就是牢牢扼守住高地的结果。现在,高地上很寂静,只能听见倒在前沿雪地上的双方伤员此起彼伏的声。杨根思整整四处冒烟的军装,巡视了早已空无一人的阵地,将所有能找到的块收集起来捆了一个重达几十斤的炸药包,然后找了个能躲避敌人火力杀伤的地方躺了下来……

美军的炮火准备和地毯式轰炸又开始了。这次炮击和轰炸的时间很长。随着炮击的减弱,美军士兵开始向高地上爬来。杨根思看见了美军中一面蓝色的旗帜,这是美军陆战队视为最高荣誉的军旗。

再也没有子弹打过来,再也没有手榴弹扔过来,美军陆战一师的士兵觉得这块早被炸烂的高地上不可能还有活着的中国士兵了。

在接近山顶的时候,美军士兵们直起了腰。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看见一个中国军人像突然从地下钻出来一样,在他们面前站了起来。他的双臂里是一个巨大的炸药包,炸药包上的导火线已经点燃,正冒出黄色的硝烟。杨根思直冲向那面美国军旗,那儿的美国大兵最多!看着那个猛扑过来的中国人,美军旗手慌了,扔下军旗回头就跑,几百个美军陆战队员也慌了。面对这个毫不畏缩的志愿军战士,他们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杨根思一脚踏过那面美国海军陆战队军旗,对着蜂拥下山的美国兵飞奔过去……

杨根思怀中的炸药包爆炸了。美军陆战队蓝色的旗帜被炸成无数碎片飞上了落雪的天空。与旗子的残片一起腾空而起的是人体的残肢。

不久以后,在这个普通的小山上,立起了一块石碑,石碑是用北朝鲜长津郡百姓从很远的海边运来的一种白色石头雕刻成的,几十年过去了,石碑始终蠢立在绵延起伏的朝鲜半岛北部,纪念着这位名叫杨根思的志愿军战士。

自这个时刻起,一直到美军陆战一师全部撤出这一地区,小高岭,这块可以俯瞰整个下碣隅里全貌的高地,美军士兵始终都无法再踏足半步。

杨根思,这个浑身虎胆的志愿军英雄,为了祖国人民,为了朝鲜人民,拉响炸药包与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了,这些无惧死亡的中国英雄们用他们的鲜血和肉体守住了1071.1高地的东南屏障——小高岭,为当晚志愿军围歼下碣隅里的敌人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我友邻部队在杨根思英雄事迹的鼓舞下,奋勇杀敌冲向敌阵,在长津湖战役中给不可一世的美军陆战一师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志愿军领导机关为表彰杨根思的英勇事迹,给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并命名其生前所在的连队为“杨根思连”。

杨根思是英雄辈出的中国军队中第一个荣获“特级英雄”殊荣的军人。只要中国军队存在,他的名字和战斗精神就会永远存在。几十年来,他的英勇事迹在中国大地广为流传,他的名字,为全中国人民所熟知和敬仰,而且至今仍是中国第二十军的骄傲!!

1952年10月15日,杨根思生前所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把英雄的遗体运回祖国,安葬在安东市(现丹东市)锦江山庵。1953年9月,杨根思烈士墓从安东迁往沈阳,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作为新一代的中国年轻人,我们要向以杨根思为代表的英勇无畏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以最高的敬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