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三十年:“这该死的足球!”

疫情导致欧冠停摆,但关于足球的故事从来不会写下休止符。欧冠历史上诞生过无数脍炙人口的英雄传说,也书写了太多关于王朝的不朽史诗。在这个休赛期,小编会给大家讲述1992年欧冠改制后的那些故事。足球,从来都满溢着激昂情绪,鼓舞着人们拥抱生活。对于一支俱乐部来说,一个赛季之内夺取国内联赛、杯赛和欧洲冠军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在过去十年里,巴塞罗那、国际米兰和拜仁慕尼黑先后实现了三冠王的壮举。但他们并不是第一支达成这一成就的五大联赛球队。1999年,弗格森的曼联所向披靡,书写了一段传奇往事。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欧洲足坛暗流涌动,1995年欧冠决赛,阿贾克斯青年军凭借克鲁伊维特的进球1比0击败欧洲王者AC米兰,写就足球朴素年代最后的疯狂。也就是在那一年,博斯曼法案颁布,转会市场的主角从俱乐部变成球员,那支拥有戴维斯、西多夫、德波尔、范德萨和利特马宁的贾府青年军逐渐解体。

博斯曼法案带来球员转会费的水涨船高,但欧冠却并未产生多少名局,尤其是决赛的舞台上。金元涌入市场导致了贫富差距,五大联赛对欧冠的影响力极具提升。在意甲,米兰王朝分崩离析,取而代之的是里皮的尤文王朝。1995/96赛季欧冠决赛,斑马军团点球击败阿贾克斯捧起队史第二个欧冠冠军,一年之后崛起的多特蒙德3比1完胜老妇人,而皇家马德里在1998年的决赛中继续让尤文饮恨。

意大利、德国和西班牙的球队轮番成为欧洲霸主,此时的英格兰球队呢?1985年的海瑟尔惨案导致英国球队欧战禁赛,直接终结了利物浦的红色王朝,随后英伦球队再未恢复在欧战的竞争力。临近世纪之交时,欧冠已经改制,英甲也变成了英超,利物浦雄风不在,曼联成为了英超最具战斗力的存在。

时至今日,曼联球迷提起“92班”的故事依旧热血沸腾,他们是以吉格斯、斯科尔斯、贝克汉姆、内维尔兄弟、巴特、库克等球员为代表的一批曼联青训球员。1995/96赛季,利物浦名宿阿兰-汉森嘲讽弗格森“依靠一群孩子什么也赢不了”,结果脸都被红魔抽肿——1992/93赛季、1993/94赛季、1995/96赛季和1996/97赛季曼联都最终联赛夺冠。

但红魔的野心,远不止是联赛称雄,他们还希望能够在欧洲赛场为自己正名。1998/99赛季,传奇的故事开始了。当时曼联与拜仁、巴萨同处死亡之组,红魔在四场强强对线分以成绩较好的小组第二晋级八强。八强面对当时巨星云集的国际米兰,曼联两回合兵不血刃地以3比1的总比分进入半决赛。

半决赛站在曼联面前的,是连续三年都杀入欧冠决赛的尤文。首回合比赛,曼联在最后加时才在主场打进一球,双方战成1比1。次回合移师都灵,尤文在前十分钟就攻入两球,因扎吉险些戴帽。曼联的反击也从此时开始,第24分钟,铁血队长基恩头槌破门,将比分追为1:2,此后红魔全面占据上风,约克在34分钟扳平比分。此时曼联已将出现的主动权握在了自己手上,科尔第84分钟的绝杀只是让胜利更加酣畅淋漓。

1999年5月26日,诺坎普球场,欧冠历史上永恒经典的决赛故事诞生了,与曼联迎面而立的,是德甲巨人拜仁。开场仅仅6分钟,巴斯勒利用定位球机会为拜仁首开记录,曼联方面因为罗伊-基恩和斯科尔斯的停赛而中场失势。比赛的大部分时间,拜仁都占据比分和场面上的双重优势,比赛踢完常规时间依旧是1比0,德国电视评论已经开始引用那句经典名言——“足球是很简单的运动,22个人追着一个球跑90分钟,然后德国人赢了。”

然而,竞技体育之所以充满魅力,就在于他承载了人们不屈的斗志和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补时阶段,贝克汉姆开出曼联的角球,禁区内陷入一片混战,拜仁解围不远,吉格斯在区线上的射门没有打上力量,谢林汉姆得球180度转身扫射,皮球应声入网,曼联起死回生!

但神奇的故事还未结束,拜仁开球后迅速被断,曼联进攻中再次获得角球,贝克汉姆将球传入禁区,谢林汉姆将球蹭向索尔斯克亚,后者凌空将球垫入球门。全场落后84分钟的曼联,在比赛最后时刻逆转了比分,诺坎普奇迹诞生了!你很难去形容那一瞬间的感受,这样的伟大已经超越了竞技体育的范畴,曼联主帅弗格森则留下了那句名言:“这该死的足球!”

在巴斯比爵士率领红魔重生三十年后,弗格森带领着他的孩子站上了欧洲之巅,20年后,这样的故事依旧无比动人。勇气、决心、励志、命运,诸多元素融汇到了1999年的欧冠决赛中,无论时间流逝多久,它都永不褪色。而这样不屈的精神指引着曼联前进——陷入困顿又怎样,没有终场哨响的时刻,永远都有希望逆转,不是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