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亚马孙部落可能被病毒和人类灭绝

在巴西最西端的亚马孙地区,蜿蜒的伊塔瓜伊河一直流入查瓦利山谷原住民领地。

亚马孙原住民首例新冠患者死亡案例,出现在4月9日,巴西北部一位亚诺玛米族少年死于新冠。

虽然这里的原住民一直努力避免与外界接触,但他们保护区遭成千上万淘金者、盗伐者非法进入,防不胜防。巴西联邦公共事务部指责“FUNAI”在保护当地原住民应对新冠感染方面,几乎没采取任何行动,使其存在“种族灭绝风险”。

其实早在几年前,淘金者在距离亚诺玛米族村庄仅29公里的地方,已经发现了黄金,甚至在出现新冠病毒威胁之前,亚诺马米族的首领就在担心,族群可能因为淘金者带来的传染病面临灭绝危险。

巴西卡雅布族原住民生活在亚马孙地区中部欣古河流域,该部族首领与淘金者谈判,希望他们在新冠危机期间撤离领地。

国家地理摄影师Charlie Hamilton James,花20年时间记录亚马孙河流域。这次,他带来“与世隔绝”部落的消息——这个部落叫做“阿瓦人”。过去10年中,阿瓦人被称为“地球上最受威胁的部落”,他们的活动范围局限于不断缩小,生存岌岌可危;他们被迫不断逃亡,躲避盗伐者、淘金客和毒品贩子的劫掠蹂躏;他们人数很少,可能几百人,可能至多也只有5000人——

一个阿瓦猎人带着一只短角小鹿回家。尽管来自盗伐者和外来定居者的压力越来越大,但仍有多达100名阿瓦人在亚马孙森林中过着游牧生活。

在波斯托阿瓦,村民们喜欢在早上洗澡。他们手中的红、黄脚乌龟,最终的命运可能是被他们吃掉。

巴西马拉尼昂75%的原始森林植被已经消失,剩下的珍贵木材林大部分都在阿拉里波亚、阿瓦人居住的另外三个原住民领地以及邻近的一个生物保护区。

阿瓦人的存在,原本能够帮助12300平方公里的季节性干旱林地得到法律的保护,但这种“保护”对于盗伐者无异于“妨碍”,后果就是——森林核心地带不断缩小,阿瓦人的生活空间不断遭到剥夺,受法律保护的范围也越来越小,而他们的生活就是不断逃离。

五岁的卡奥乌的头上趴着一只黑色的小猴子。杀死猎物时,他们可能会把成为孤儿的动物带到身边,当作宠物抚养。

尤里亚河在秘鲁和巴西边界附近蜿蜒流淌,在该地区受保护森林中进行的盗伐,将诸如大叶桃花心木之类的木材推向全球市场。采伐还威胁到该国尚存的约15个与世隔绝部落的生存。

当定居下来的阿瓦人像这五个来自波斯托阿瓦的家庭一样来到森林中时,会脱掉西式服装,这样与他们相遇的与世隔绝的阿瓦人就不会把他们视作外来者而进行攻击。

国家印第安基金会于1980年建起帐篷,作为部落避难所。如今已知约100名阿瓦人中仍然在森林里过着游牧生活,其余已知约500人于近几十年来接触现代社会,定居在三个受保护的原住民领地村庄里。

来自波斯托阿瓦(由巴西政府原住民事务局建立的一个安置村落)的五个阿瓦人家庭,正要开始一整夜的森林之旅,重温传统生活方式。

瓜加加拉部落的成员充当志愿森林守护者。这队本土守护者致力于保护阿拉里波亚原住民领地免受盗伐者的不断入侵,并保护仍在保护区内游荡的几个与世隔绝的阿瓦家庭。

阿瓦猎人准备跋涉穿越丛林时烤豪猪。阿瓦族人仍然从森林中获取着认同感,传承着有关家庭狩猎的传统知识。

祈福仪式中,妇女们把一簇簇美洲角雕和王鹫的羽毛贴在五六个几近男人的头、四肢和胸前,几个男人围着一间封闭的小屋跳舞,仿佛灵魂出窍。当他们回到妇女和孩子身边,双手在嘴边拢成喇叭状,向亲人送上他们刚刚在天堂之旅中遇到的灵魂的祝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