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意第14赛段:巴迪亚尼梅开二度 昆塔纳状态回勇

巴迪亚尼——一支国内不见经传的外卡车队,已经在本届环意连下两城!继卡诺拉前天在平路赛段突围爆冷后,另一名巴迪亚尼车手恩里科·巴塔林(Enrico Battaglin)昨天在最后一公里连追最前方的两名兔子,问鼎一级爬坡终点暨圣山Oropa。

而在最后石头路段撇下巴塔林的天空车手卡塔尔多(Dario Cataldo)和哥伦比亚国家队员潘塔诺(Jarlinson Pantano),在终点前20米被巴塔林反超。卡塔尔多以一个车位之差屈居第二,落后较多的潘塔诺获得第三。

“在最后一公里前,我都没有想过这事(夺冠)会发生。我足足突围了一整天,消耗了大量体力。后来当我看到他们两人就在前面不远处时,只想拼尽最后的一点力量。”巴塔林赛后回忆道,“最后冲刺时我落后了十几米,就咬咬牙冲了上去,然后我看到卡塔尔多和潘塔诺都快撑不下去了,就在终点前20米超越了他们。”

兔子身后,一场同样激烈的争斗在大牌GC手间展开。粉衫保有者乌兰和他的快步车队在大部分时间里行进得比较轻松,直到AG2R主将波佐维沃(Domenico Pozzovivo)在最后4公里进攻并逃脱,又被移动之星的昆塔纳迅速跟上。

昆塔纳此前连日受重感冒困扰,昨天刚刚停用抗生素,可谓大病初愈,他牢牢跟住了波佐维沃的后轮。而昆塔纳的哥伦比亚同胞、粉衫保有者乌兰,却只能依靠队友普尔斯(Wout Poels)的出色协助,避免丢失过多时间。

在最后的弯道,昆塔纳反超了波佐维沃,并在热门GC手中率先过线,在总成绩榜上对乌兰追回了29秒的差距;波佐维沃则追回了25秒。

但排在乌兰前方过线的远不止这两个人。阿斯塔纳的法比奥·阿鲁,贝尔金车手克尔德曼(Wilco Kelderman),京科夫-盛宝主将马伊卡和BMC的埃文斯,都比乌兰抢占了先机。

虽然乌兰的损失看上去微不足道,却不足以保证他安全渡过更为险峻的第14赛段Plan di Montecampione山顶终点。以乌兰目前力有不逮的爬坡表现来看,交出粉衫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昨天开赛伊始就形成了一个21人突围集团,这些兔子按目的可分为三种:争夺赛段冠军的,争夺爬坡积分的,以及占好位置等待接应主将的。这21人中不乏有机会在爬坡终点一决高下的实力干将——巴塔林,潘塔诺,天空双雄卡塔尔多和哈根(Edvald Boasson Hagen),阿斯塔纳的阿尼奥利(Valerio Agnoli),安德罗尼的Marco Frapporti和Emanuele Sella,快步车手费尔莫特(Julien Vermote),绿刃的桑塔罗米塔(Ivan Santaromita),BMC车手昆齐亚托(Manuel Quinziato),乐透的韦伦斯(Tim Wellens),捷安特-禧马诺的蒂默尔(Albert Timmer)和美利达-蓝波车手波兰奇(Jan Polanc)等。

当韦伦斯在第一个爬坡点La Serra(三级)带领突围集团率先登顶时,他收集爬坡积分的意图已经显露无遗。相比之下,另一名兔子——崔克车手洪多(Danilo Hondo)帮助队友阿雷东多捍卫蓝衫的努力就显得有些徒劳。在兔子们登顶仅4分多钟后,大部队也跟了上来。

此后不久,大部队里就发生了一次大范围摔车,其中天空队员西夫佐夫(Kanstatsin Siutson)和绿刃的第9赛段冠军韦宁伤势最重,不得不退赛离场。由快步主导的大部队随即放慢速度,等待受牵连的车手重新加入。与此同时,突围集团在75公里的优势已经扩大了两倍多,达到近11分钟。

韦伦斯在第二个爬坡点Aope Novis(一级)再次席卷最多积分。这时大部队在快步双雄佩塔基(Alessandro Petacchi)和Iljo Keisse的带领下,已将差距缩小到8分钟内,但他们并没有擒拿兔子的意图。于是突围集团再次逃脱,并在第三个爬坡点Bielmonte将优势增加到9分钟。率先登顶的是京科夫-盛宝车手尼古拉斯·罗切(Nicolas Roche),他以几秒时间打败了韦伦斯和其他兔子。

在Bielmonte下坡过程中,欧洲汽车的图劳以迅猛攻势带领罗兰从主集团突围。不久后,佳明-夏普也依葫芦画瓢,派出内森·哈斯(Nathan Haas)掩护前冠军海斯耶达尔(Ryder Hesjedal)。哈斯成功地将海斯耶达尔送到了图劳和罗兰的集团中,这一队伍还有另外两人——崔克的Riccardo Zoidl和移动之星的Gorka Izagirre。

在通往最后的爬坡Oropa山脚的下坡途中,罗切被其他兔子淹没。而昆齐亚托和蒂默尔却合力进攻,并对突围集团建立起一分钟的领先优势。但昆齐亚托随后遭遇了机械故障,只剩下蒂默尔一人在圣山Oropa的爬坡上领骑。

蒂默尔虽然没能在陡峻的爬坡上取得职业生涯,却用尽全力提升了比赛节奏。他一直领骑到最后3公里,才被卡塔尔多和潘塔诺超越。

然而在最后1公里,精疲力竭的蒂默尔竟然又追了回来,一同加入的还有波兰奇和势头强劲的巴塔林。波兰奇在最后700米发力并甩掉了蒂默尔,却也把他自己的元气耗尽。而去年在环意第一周赢过一个赛段的巴塔林,虽然看上去也疲乏不堪,却还是拿最后一点余力换回了一次漂亮的胜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