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卡拉:非洲大陆上最清廉的总统被誉为非洲的切·格瓦拉

不是出自偏见,而是基于事实,在非洲这块制度尚未完善的大陆,腐败是常态,清廉却是另类。

他信仰马克思主义,上台后大力打击贪腐,发展经济。仅仅四年之后,他就遭到昔日盟友的暗杀,临死前他说:“这或许就是我的归宿。”

他,就是托马斯·桑卡拉,布基纳法索的曾经领导者,被誉为“非洲的切·格瓦拉”或者是“非洲大陆上最清廉的总统”。

布基纳法索位于非洲西部的内陆国家,全部国土都位于撒哈拉沙漠南缘,曾被法国殖民,在1960年8月5日宣告独立,定国名为上沃尔和国。可摆脱殖民地的“上沃尔和国”依旧贫穷,人民生活困顿不堪,政府领导却疯狂贪污敛财。

托马斯·桑卡拉1949年出生在该国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的父亲是殖民地雇佣的少数非洲官员之一,所以桑卡拉从小就接受了现代化的教育。

中学毕业后,桑卡拉的父亲希望他成为一名牧师,但他却选择了参军,当时军队很受欢迎,因为刚刚罢免了一个贪污的总统。

1966年,17岁的桑卡拉进入瓦加杜古的卡迪奥戈军事学院,在那里他不仅学到了军事知识,更是在教授的带领下,了解了整个世界:

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马克思主义和共产理论,而这也深深激荡这个年轻人心灵,甚至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1983年8月4日,已经是陆军上尉桑卡拉带领一批怀揣理想的年轻军官发动政变,推翻了腐败不堪的巴蒂斯特·韦德拉奥果政府,建立史称“八四革命”。同年9月改组政府后,桑卡拉亲自担任全国革命委员会主席兼共和国总统。

政变在这个国家没有引起太大的风波,因为人们都以为这不过只是一个贪污政府的垮台和另一个贪污政府的上台,但桑卡拉将告诉他们,这次绝对会不一样!

桑卡拉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是为急需的人提供食物、住房和医疗服务。他发起了一项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试图根除脊髓灰质炎、脑膜炎和麻疹。

在1983年到1985年间,就大约有200万布基纳法索儿童得以接种疫苗,不用再面对致命传染病的威胁。

在桑卡拉担任总统之前,布基纳法索的婴儿死亡率约为20.8%,在他担任总统期间降到了14.5%。

桑卡拉政府也是第一个公开承认艾滋病流行是国家主要威胁非洲政府,并提出一揽子计划,要妥善安置艾滋病感染者,降低感染率。

桑卡拉还号召每个村庄都建立一个药房,并在7500个村庄中的5384个村庄建立了药房。

把部分土地无偿分给穷困的农民,他还暂停了农村人头税和家庭租金,这让该国的农民第一次家中有了余粮。

桑卡拉还制定了庞大的基础设施计划,并铺设了超过700公里的铁路,试图将所有地区通过一个庞大的公路和铁路建设连接起来。

国民教育也是桑卡拉的施政重点,如同新中国建国初期的扫盲一样,桑卡拉政府也在全国开展识字运动。

1983年时,该国的识字率仅为13%,而到1987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73%。

桑卡拉还倡导妇女解放,反对非洲传统的妇女割礼和一夫多妻。他扩大妇女在政府部门的工作比例,鼓励年轻女性参军,他还鼓励丈夫去市场准备饭菜,亲身体验妇女面临的种种状况。

对了还有,布基纳法索大多数人口都信仰教,桑卡拉本人也是熟读《古兰经》。但是,他执政后坚决反对:

1984年,是桑卡拉就职一周年之际,他把从法属殖民地时期一直沿用的国名“上沃尔特”更名为布基纳法索:

他先是卖掉了政府的所有的奔驰汽车,并让雷诺5(当时在布基纳法索出售的最便宜的汽车)成为部长们的官方服务用车。

他降低了家境富裕的公务员(包括他自己)的工资,并禁止政府官员出访考察时乘坐头等舱,他把只为军队服务的供应商店改造成一家向所有人开放的国有超市(该国第一家超市)。他还要求公务员上班时脱下西装,穿着由本国工人制作的传统服装,来支持当地的纺织业和棉农。

作为总统,桑卡拉拒绝在他的办公室使用空调,理由是除了少数布基纳法索人之外,许多平民都无法享受这种奢侈。

桑卡拉还将自己的工资降低到每月450美元,以至于他在1987年被杀害后,政府官员清点他名下资产时发现:

只有一栋用分期付款方式购买的平常住宅,一辆汽车、四辆自行车、三把吉他、两台冰箱,其中一个还坏掉了。

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桑卡拉的生活却过得非常快乐。他热爱音乐,作为一名多才多艺的吉他手,他自己创作了布基纳法索新的国歌《

》,这首歌即使在他因为政变而被谋杀之后,依旧还是作为该国的国歌,传唱下去。

每天清晨,人们总能看到他在首都街头晨跑,没有随从,除了他那把随身的左。

靠着由桑卡拉总统所带来的一股清流,布基纳法索整个国家的面貌焕然一新,贪腐现象大幅减少,整个国家繁荣发展。桑卡拉成为了当时所有非洲穷人的英雄,

有得必有失,桑卡拉的政策让布基纳法索广大的中下层人民获得了好处,但同时也深深得罪了这个国家的权贵,

同时,桑卡拉血脉里的反帝国主义和反殖民主义,追求国家独立自主的行为,也得罪了昔日的殖民母国法国,因为这损害了法国在当地的利益。

于是乎在1987年10月15日,桑卡拉被昔日盟友布莱斯·孔波雷所领导的部队暗杀

孔波雷一方面宣传兵变是由所谓的反对势力发动,自己作为桑卡拉的忠实盟友也差点惨遭杀害,“但是他侥幸活下来,并最终“替总统报了仇”。

另一面孔波雷积极向西方国家和它们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靠拢,开始着手取消桑卡拉过去所实施的政策,

孔波雷还变本加厉,把自己执政下国家经济一塌糊涂的过错通通归咎于桑卡拉,还阻挠百姓们对桑卡拉的纪念活动。这些举动有了成效,靠着铁腕手段,孔波雷担任总统长达27年之久,直到2014年10月才被人民给赶下台,逃到国外流亡。

孔波雷失去了权力,布基纳法索的民众也不再相信他的谎言,在国际组织和桑卡拉遗孀的推动下,该国政府开始展开针对桑卡拉之死的调查。

,前总统孔波雷和其他13人被起诉,他们将因参与谋杀桑卡拉以及政变中的其他罪行而受审,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事实上,根据证人的证言,在当时桑卡拉的部下就提醒过他,盟友孔波雷并不可靠,甚至有可能对他下手,请求逮捕孔波雷,

是的,从桑卡拉的这句话和他的生平事迹可以得出,这是位理想主义者,然而现在他的祖国布基纳法索却和他的理想相距越来越远。

布基纳法索是联合国确定的低度开发国家之一,民众识字率再度滑到全球最低,在此地生根发芽,持续的社会动乱导致数百万人流离失所,精英分子逃离祖国,只留下普通民众在苦苦挣扎。

”该国的一个知识分子这样说道!理想真的可以改变现实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布基纳法索还在苦苦追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