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热潮

“1998年夏天,位于硅谷的太阳公司还没上班。创始人安迪.贝托谢姆(Andy Bechtolsheim)的门口,两个毛头小伙子搬着一台大服务器,惴惴不安地等着这位斯坦福学长、商界大佬。

这两人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博士研究生,他们经学校创业办公室介绍,试着向贝托谢姆展示他们基于Page Rank算法做的搜索引擎。此前,他们的搜索引擎已经在斯坦福大学广受学生欢迎,日搜索量上升到5000次。为此,他们不得不中止学业,并不断添加服务器设备。但能借的钱都借到了,山穷水尽,只能对外找投资。

所幸,演示很成功,当时主流的商业搜索引擎Alta Vista和Inktomi有60%-70%的结果都是不相关的,而两人的搜索引擎不相关结果只有20%-30%。贝托谢姆当即回到自己的保时捷里,给了他们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

两个穷学生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根本没法兑现这张支票。因为他们虽然注册了网站,却没有注册公司。于是,他们急急忙忙注册了自己的公司:Google。”

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硅谷故事。最后一个“gle”音落下时,讲故事的投资人用坚毅的眼神扫视了一圈,仿佛再说“你们就是拉里和佩奇,我就是贝托谢姆”。那自信的感觉着实让人器官一紧,以为走错了地方。

这是一个我最近参加的一个半导体行业投资对接会。一些机构和初创公司在一起勾兑勾兑,公司做些路演,机构初步考察一下,顺便布布道。以前苦哈哈找投资的公司现在反倒需要资本来加油打气,这也不得不让人慨叹风水轮流转。

从2018年的中兴事件开始,到近一年不断升级的对华为制裁,整个半导体、集成电路行业开始成为全民关注的热点。虽然从2013年起,集成电路就已经超越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但无论各界大咖振臂呼喊、国家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大基金成立,都没有引起这样全社会的重视。说到底,半导体以前只是一个行业,而如今,人们认识到这是大国竞争的杀手锏,也是从“恨其不争”到“发愤图强”的情感宣泄口。

抛开感情因素,在如今逆全球化、民粹盛行的大趋势下,从上到下认清了有些产业非做不可的现实,国产替代势在必行。只不过,任重道远。从整个半导体行业漫长的产业链来看,国货的参与度都很低。做的最好的封测行业,也只能达到1/4左右。而例如前道高端设备、特殊模拟工艺、高端射频器件、高速AD/DA、高性能处理器、GPU等等等等,国产化率连1%都不到。

当然,有差距,也就有奔头。这样的逻辑放在以前如同一潭死水的A股,已经如同扔进去一块大石头;放在前阵子火爆的A股,就是一颗窜天猴。因为在这个散户贡献了80%交易的赌场,只要有“梦想”,5000点都不是梦。更何况有逻辑且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半导体股。于是,在我大A股,50倍市盈率才刚起步,100倍才刚刚及格。对比美国的巨头,英特尔、高通和英伟达的市盈率分别是13倍、23倍和64倍,妥妥地被我们秒杀。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书香味逐渐被“双创”的躁热所代替。各类商业模式层出不穷,精明的人都在考虑如何把线下的商业、产业往线年的高潮时期,这里活跃着40多家创业孵化器和平台公司。四处充斥着令人兴奋的投融资消息,投资人和创业者收到的名片都要用麻袋来装。甚至连做果盘配送的团队,因为提到了手机APP,再加上PPT写得好,也能拿到千万融资。

回到现在,半导体的热度虽比不上当年移动互联网,但也有个半斤八两。开头投资人拿google来套半导体公司,也不是没有道理。除了大基金领衔的国家队、专业投资机构以外,大量投资机构开始入局半导体产业。而地方政府为了“产业升级”、“腾笼换鸟”,除了地方产业基金给予资金支持外,还用更多的税收、用地优惠政策招商引资。我粗略数了一下,从2018年至今,大约有18个地市出台了相应的半导体产业扶持政策。在这些政策指引下,如同中关村创业大街众多的机构一样,各地的半导体产业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就像当年没有不敢花钱的项目方一样,现在也没有不敢投半导体的机构。仿佛一夜之间,不懂半导体的投资人就不是好投资人,觥筹交错间言必称半导体。在这些初入半导体的人眼里,一些半导体产业链上的公司,尤其是fabless设计公司,几台电脑服务器、十几个发际线上移的硅农,简直和彼时的互联网初创公司相差无几。

10年的移动互联网发展,锻炼了资本的“互联网思维”,就是不断融资,通过模式创新,快速做大规模,占领市场。这些在出行、游戏、电商等等领域屡试不爽。有些机构甚至用撒胡椒面的方法来投资,用概率来搏收益。

投资逻辑有惯性,再加上小微的设计公司看起来很轻很美,互联网投资风格开始入侵半导体公司,Google的故事也讲给了硅农,雷布斯也号称要让芯片免费。于是,二级市场的高PE都不算什么,在如今的产业热潮和投资思维下,一级市场的半导体标的已经被炒到了天上。业内叫的上名字的公司,估值早已高不可攀。即便营收只有百万的公司,估值也无不过亿。

在AI芯片领域,由于叠加了AI和芯片两个概念,更是火的一塌糊涂。排名靠前的公司估值都达到了几十亿美金的量级。想投这些公司,千万都是门槛。

在这个多雨的年份,你甚至能听到真金白银在哗啦啦的流向这个行业,许多新的变化正在发生。

不知道4年前的陈天石、陈云霁两兄弟会不会想到寒武纪今天的规模。脱胎于2012年中科院计算所神经网络处理器项目DianNao和DaDianNao的寒武纪于2016年成立。短短四年,寒武纪就在科创板上市,开盘上涨288%,股价报250元,市值达1000.25亿元。

不得不说,科创板给半导体投资提供了绝佳的退出渠道。澜起、中微、华润、SMIC和寒武纪,众多明星半导体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7家半导体公司登陆科创板,占总数的11%,而市值更是占到了整个科创板的30%。在半导体这个磨人心性的行业,对于退出有明显时限的资本来说,真是久旱逢甘霖。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是久旱逢甘霖。肆虐的疫情并没有浇灭半导体行业的热情,第二季度以来,我国新增集成电路相关企业超过了1.7万家,同比增长30%;一级市场的半导体投融资就有77起,公开的交易总额达到了267亿人民币。

除了雨后春笋般的各种公司和好公司直接沐浴在好的金融、资本春风里以外,大家期盼已久的变化就是毕业生待遇。在中国半导体发展的第四阶段,也就是本世纪初之时,半导体产业还是朝阳产业。硕士毕业的月工资都可以拿到7、8K。然而这个待遇几乎停滞了10年。很多优秀的学生因此流失到了互联网、金融行业。因为留不住人,阻止不了学生去其他行业实习,不少微电子青椒不得不一边慨叹社会不公,一边亲自熬夜画版图、盯炉子。

然而,在今年874万毕业生的高点上,半导体专业的学生待遇逆市上扬,特别是设计相关专业,硕士毕业生年薪已经超过20万,优秀的能拿到30+。有些企业甚至在大三下学期就开始到各大高校抢人。有高薪,就有人才;有人才,才能进一步推动产业的发展。这是半导体行业这些年梦寐以求的盛景。

当然,有人笑就有人哭。半导体行业是可以抖擞精神了,但细心的你可能已经从前述中发现了问题。资本是冲动的,都怕搭不上车。在一级市场遇见好的头部标的,直接一哄而上,哪有时间管你估值是不是透支了中长期的资本收益,于是开始一二级市场倒挂。

反过来,好的标的也只会挑浓眉大眼的头部机构、大产业投资机构强强联合。剩下的机构只能在PPT公司、山寨归国人员、“言必称打破国外垄断”团队中仔细甄别项目,好生心累。

于是“项目荒、估值高”让很多小的机构还没深度了解半导体产业的特质就喘不上气。君不见,今年的投资经理有多少在凄风苦雨中考虑转行。

PPT公司除了为难资本,也在为难地方政府。说实话,这类公司在沿海和一线城市市场越来越小,因为地方政府和机构已经被骗出了经验。但在内地的二线城市,尤其是前述希望产业升级,急于腾笼换鸟的城市,仍免不了踩雷。淮安、西安等等地方都有不少大项目烂尾。

除了骗子公司,火爆的行市也催生出了新的职业——知识产权小偷。他们从原公司出来,顺走了一些知识产权,暗地里兜售。随着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增强,在民品市场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于是只能流向另一个更加封闭的市场。

曾有人说这加快了国产装备的自主进程,逮住老鼠就是好猫。但逮不逮得住老鼠、学不学得会本领不说,光是挖的坑,就让猫爬也爬不出来。

集成电路不是一个人一台机器就能搞定的工程,这些人盗窃出来的数据实际上是几十上百人多年的经验积累,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吃透。这些数据应用后,无法说清来历、原理,甚至是功能。一旦出问题,更无从谈起维护。

处在风口浪尖的明星效应,加上韭菜们怕错过财富班车的恶补,让很多人都知道了半导体行业的特点:“高风险、大投资、重积累、长周期、慢回报”。但在多年移动互联网的浸润下,急切,还是取代了冷静。

若说急和重视程度,我国历史上的系列工程比现在更急,短期投资强度更大,政策力度也不小。但仍没有做出像样的成绩,原因皆是忽略了市场。

半导体是整个电子信息产业的最上游,它远离消费者,因此从市场需求映射到产业上,不会像互联网那么迅速。再加上整个产业链涵盖了基础物理、材料、设备、制造、设计、封装、协议算法到应用,链条非常长。每一个链条环环相扣,缺一不可。用一个需求,或者脉冲式的激励和刺激,很难把成串的产业链提起来。即使加强了个别,其他短板仍然会拖后腿。

在美国,从里根时代开始,借助着个人计算机、互联网的发展,美国全面进入了信息时代。紧接着,全球化带来的产业转移和升级接踵而至。美国,包括日韩台半导体正是被这样的信息化、全球化下的巨大市场牵引,以集成电路为载体,全面托起了整个产业。更重要的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市场规模优势和技术先发优势,这才是真正的“智子”。

半导体归根结底还是制造业,规模效应同样适用。同样一个设计,造100个也是造,造KK级也是同一套东西造。规模越大,出货量越大,实际成本就越低,市场占有率越高。量大,对整个供应链体系的议价能力就越高,在获得稳定产能的同时还能挤压其他人。在现在火爆的行情下,许多小公司的试制批排热门工艺的产能都要好几个月,等问世黄花菜都凉了。

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吃不上渣就上吊,这是赤裸裸的产业现实。连大基金丁总裁都说我们只投行业前三。这是一改以往强脉冲式运动,回归市场规律的做法。当然,救盈亏线上的老三也是国家情怀。未来3到5年,国内头部企业的融资环境只会越来越好,在各赛道上企业的只会越来越集中。那中小企业怎么办?

近几年,随着摩尔定律的放缓和停滞,半导体工艺的升级已经不能快速且显著地带来效益,附加值只能在技术的突破与应用的结合上。另一方面,在未来国内半导体产业自力更生的大背景下,在半导体产业这个长长的链条上,有很多替代率极低的领域,除了前述的设备和高性能芯片,还有材料、EDA等等,都是技术型企业破壁的机会。

但高附加值的技术从来不会一蹴而就,不是几个人,砸些钱就能砸出来。这至少需要多个在专业方向上深耕多年的工程师,掌握着核心技术,拿着大把银子流3到5次片,才有一个个别指标突出的最小产品集。再通过关键技术和最小产品集延伸出对标市场的差异化产品,最终形成系列产品,扩大市场和规模。

这个过程,需要技术、资本、人才、组织,甚至一点点运气,再加上十足的耐心。

凭借着免费和方便的商业模式、准确的搜索结果和面向普罗大众的巨大市场,Google在上个世纪的最后两年开始对一众搜索引擎和门户网站的弯道超车。2004年4月28日,距离佩奇和布林在贝托谢姆办公室演示搜索引擎6年,谷歌上市了,融资2718281828美元,这是数学上自然对数底数e的前十位。

遗憾的是,虽然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希望能用6、7年的时间成就同一个梦想,但半导体终究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弯道超车”。更多时候,干这一行不需要太多想象力,只有沉心静气、抬头看路,踏踏实实地一步一纳米地朝目标行进,爬出一个一个坑,才能走出一条坚实的路。

权益说明:发布并不意味着我们赞同其观点,只为多一个视角看待问题,部分信息和图片来源网络,无法核实版权归属,如涉权益,烦请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