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当初最想干掉的那个家伙现在过得怎么样?

那帮狗X养的,只会赤裸裸的抄袭,无论砸几个亿还是几百个亿,我一定要搞垮他们!——乔布斯

“那帮狗X养的”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安迪▪鲁宾。如果不是他,也许我们还在用着全键盘的老式手机看着苹果最新产品咽口水,苹果手机当然也不可能是现在这个“便宜价”。

智能手机火起来,已经有十多个年头。今天的城市街头,哪怕拿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招摇过市,也很难引人注目。

但早在2002年春天,纽约的街头出现两个端着“肥皂盒”的家伙,他们手里的玩意可以通讯、上网、收发邮件,甚至可以安装应用,走到哪都有人围观。

经典的诺基亚变色龙6110,除了打电话,还可以玩贪吃蛇,深受年轻人追捧。

上面那个“肥皂盒子”一样的玩意,叫Sidekick,是当时风靡美国的首批智能手机之一。发明者正是乔帮主最痛恨的安迪▪鲁宾,一个从头到脚散发着玩乐细胞的天才极客(Geek),他的同事是这样评价他的:他是那种既能舞弄电焊枪,也着迷编写程序,还能开拓业务的奇才。

安迪在硅谷的半山别墅大门是这样的:视网膜扫描仪识别来客,如果识别通过,自动开门。识别不通过可以按门铃,接着门厅后面一支机械手臂就会抓着木棍猛地敲响一面锣,简单、粗暴、足够黑科技。

这一切都是安迪闲着无聊自己设计安装的,顺带一提,那个粗暴的门铃系统应该是全世界最贵的。

1963年,安迪▪鲁宾在纽约出生。他的老爹是一个经营电子器械的心理师,儿时的鲁宾几乎从不买玩具,整天在房间里拆卸安装大大小小的最新电子产品。

1986年,安迪拿到计算机学士学位,进入著名的卡尔▪蔡司公司担任机器人工程师,原本他可能就这样度过一生,偶尔搞个小发明小创造在科技刊物上充当一则趣闻啥的。考虑到他的性格和后来的辞职经历,也许他在蔡司公司也待不到几年。

事实上他确实没待太久,一次奇遇,改变了他的人生,也顺带改变了全世界。1989年,安迪到开曼群岛旅行。某天凌晨在海边散步时,他捡回了一个被女朋友扫地出门的可怜虫。好心的安迪为他租了酒店,两人一见如故。

刚到苹果没几天,安迪就搞了个恶作剧:在无数尖端技术人员眼皮底下对公司的电话系统进行了重新编程。坐他旁边的几个同事陆续接到了来自CEO约翰▪斯卡利的嘉奖电话,宣布为他们提供股权奖励。

至于后来那群被捉弄的同事有没有“奖励”安迪,不得而知,但这只是安迪疯狂改变生活、改变世界的开始。

两年后,安迪进入苹果新成立的子公司,与一群同事整天窝在办公室,搞出了Magic Cap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短短几天公司股票连续涨停,之后就挂了——概念超越时代太多,生产商和通讯公司完全不明白智能手机是个什么鬼。

子公司关门,安迪流浪一段时间后,加入三个苹果元老开创的Artemis公司,他的睡床也跟着进了办公室。这一次,他们弄出了WebTV,推入市场后瞬间有了几十万用户,盈利一亿多美金。

1997年,公司被微软收购,安迪又进了微软。也许是一种仪式,刚入职的安迪“抽空”造了一台可以在公司大楼到处跑到处拍照的机器人,记录公司生活的点点滴滴。

某个周末,公司安全部门的领导被电话叫醒:机器人被黑客入侵了!我勒个擦,我大微软的隐私岂不是要被晾到大街上?!

好在黑客兄还没来得及发现机器人是会移动的,也没察觉到它的摄像功能。但这足以激怒公司高层。

1999年,安迪从微软离职,在硅谷租了一家实验室,和一群朋友研究日本带回来的各式机器人零部件,打算开发一款扫描设备,让用户把生活中的场景、物品扫描成图片上传到互联网,全网一起发掘讨论物品价值,还是因为超越时代太多,又失败了。

安迪接着和朋友们开了一家名叫“Danger”的公司,在之前联网扫描仪的基础上融入一大堆新元素,创造了Sidekick(肥皂盒子)。2002年,安迪在斯坦福大学给硅谷工程师讲课时介绍了Sidekick的研发过程,听众中恰巧坐着两位大神——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

最早的谷歌手机就因为这个机缘巧合诞生了。但此时担任Danger公司CEO的安迪鲁宾并没能找到运营者的感觉。2007年,安迪鲁宾从Danger退出了。

辗转几个月,安迪回到开曼群岛寻找灵感,这一次,他决定研究下一代智能手机。并准备给公司取名为Android。

安迪将之前所有的积蓄全部投在Android上,但是杯水车薪,需要的资金远超过预期。这个时候,当初的苹果三元老之一玻尓曼很够义气的出现了。

2010年,安卓全面超越诺基亚系统,苹果之父乔帮主感觉受到了威胁和侮辱。在一次面对面交流中,乔帮主毫不掩饰的评价安迪:你不过是在搞反创新,从神态、发型到眼镜,千方百计的模仿我,还有你的安卓系统,那是对苹果赤裸裸的抄袭!

2014年,安卓正式取代苹果成为全球用户最多的手机系统,与苹果公司“我是上帝我说了算”的封闭系统相比,安卓是一种向全世界优秀程序员开放的操作系统,毫不吝啬的将它的发展可能性放大到无限。

“这段姻缘修成正果,我们如愿以偿把MOTO迎娶进门,成为联想大家庭的一份子!”2014年10月30日,身处美国芝加哥的联想集团CEO杨元庆难掩自己的兴奋,对外宣布联想正式完成对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

同一天,远在美国西海岸加州山景城有一个人正黯然走出自己已经待了近9年的谷歌总部大楼Googleplex。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作为推动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的核心人物,他将有机会复兴这个硬件帝国;而若不是秉性刚强,作为安卓的创始人,他的事业正如日中天,也许会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

安迪鲁宾不可能成为比尔盖茨,因为他是安迪鲁宾。最新的消息是,他正在带领团队研究量子计算和AI(人工智能)。

“如果这世上有计算能力空前绝后的设备,那么拥有一台就够了,”鲁宾说道。“你无需随身携带,但这台设备必须有自我意识。”

听起来非常酷,希望他再次出山的时候,世界会被他再一次改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