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目未来”开幕在即 新人导演畅聊创作之旅!

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将于2022年8月13日正式开启。设立于2014年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注目未来”单元,秉持“鼓励电影创新精神,激发电影艺术的创造活力;发现、推出电影新人,捕捉国际电影未来的潮流与趋向,展示电影艺术丰富多元的文化内涵,增进各国青年影人间的合作与交流”的宗旨,面向世界各国青年影人征集题材、类型、风格各异的优秀影片。

“注目未来”关注的是国际青年影人的处女作或第二部长片,鼓励电影的创新和多元,最终能够实现将创新融入北影节,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的电影行业中。你可以将它与戛纳“一种关注”,威尼斯“地平线”,柏林“新世代”联系在一起,是一个“只关注电影本身”的单元。在这里,你不仅能看到最前沿、最优秀、最有个性的电影作品,而且能看到来自全球的年轻电影人他们在想什么、探索什么、又想要表达什么。他们激情、澎湃、富有张力,为世界电影注入新生代力量并光芒四射。

今年入围“注目未来”单元的15部影片,来自全球13个国家与地区,最终从近600部报名影片中脱颖而出。其有14部影片参与展映,有来自法国、意大利、土耳其、阿根廷、墨西哥、捷克、秘鲁、斯洛文尼亚、哥伦比亚、日本、美国等世界各国的新锐导演作品,也有备受瞩目的华语电影新作。每一部入围作品都让人充满惊喜,让我们先来听听看各位新人导演的创作思考。

我想通过《疑云之上》寻找人们对于未知恐惧的根源。这部电影创作是基于人们本质是善良的这种信念,而他们错误的想法、动作和行为都是来自盲目的善意。基于此,我们要理解和同情每个人的观点,尤其是,我们需要在没有偏见或嘲笑的情况下去了解他们的想法。这也是我在这部电影中所想要表达的。

到目前为止,《铜管乐团的故事》是我亲力亲为最多的一部作品。多年来,我一直和乐团一起参加不同的巡回演出,因为我的妻子是乐团的一员,我总是着迷于了解每个人是如何忘记每天的烦恼,并且乐在乐团之中的。在这些巡回演出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个永恒的秘密,所有人都不会意识到这些。我想通过不同的角色和现实生活中的管弦乐队来探索这部电影中这有限无忧无虑和其中的乐趣。我沉迷于探索乐团内部的团队活力。

我创作的《缺席的导演》试图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制作出高质量的艺术电影。“如果我们有想法,就会去行动,一起去实现它”,所以我邀请了我的公司成员和戏剧专业的学生一起当演员。虽然,我们本可以用更大的预算与伊朗的电影明星来制作这部电影,但我想让这部电影成为一种反叛的尝试,于是我创作了这部电影。

《未来的模样》是一部秘鲁的科幻电影,这部电影通过一台神秘机器的制造过程向大家讲述了一段父子关系的重建。提奥的父亲路易斯是电工和发明家。因为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人见过雨,所以他正在建造一台能够产生风暴的机器,提奥是他的助手。与此同时,一群年轻的犯罪团伙也在这个城市里一起生活,提奥选择加入了他们。

这部电影的主人公奥利韦里奥在13岁时,家庭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故。起初,他只想逃离。所以,他坐在了泳池边的一张躺椅上,奥利韦里奥认为没有离开这个躺椅的理由。但是,生活在他周围打转,不断的揭开以往的秘密,同时也不断向他提出新的挑战。通过让主人公经历这些事情,奥利韦里奥也认识到在任何时候真理是不可忽视的,这也是我作为导演最想表达的。

2009年我经历了一段困难时期,这段故事和电影的故事非常相似,我的其他家庭成员也同时患上了严重的疾病。在那段时间里,我提出了关于代沟、我们对死亡的态度以及医疗体系中的官僚主义的问题。我试图建立一个关于一个父亲正在经历的一种严重疾病的故事,它被解释为一个家庭中权力的过渡,从父亲到他的孩子。黛菲的特别之处在于,她过于年轻、迅速、激进的方式去经历这种转变。

在人生中有各种各样的过渡仪式,如毕业、工作和婚礼,但没有任何仪式把父亲衰老的火炬交给他的孩子,庆祝他的老年。这种转变是相当安静和悲伤的。我选择疾病和死亡作为次级主题,以加强父女之间的权力斗争。我不相信等待死亡能让我们从对垂死的人的责任中解脱出来。它只给我们一个借口去相信它是一个自然过程的结果,而不是我们选择的结果。我相信这是社会绝望,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讲这个故事。

《女孩不哭》是一个具有公路电影风格的成长故事。这部电影旨在在喜剧、神秘冒险以及更具反思方法之间的平衡,倾向于魔幻现实主义表现手法。我最初的想法是探索这个成长的故事,把她从寻常的背景,如(城市、朋友、初恋、在学校和家里的冲突)走出来。所以,我们决定带着非常年轻的主人公艾乐,把她扔到路上,让她驾驶一辆年龄两倍的旧露营车,让她和米娅一起旅行,而米娅是与艾乐性格和背景截然相反的罗马尼亚女孩。影片试图与他们一起,一步一步地,双双逃往北方。多年来,我丰富的第一和第二助理导演经验,使我了解了全国各地的许多地方,从卡塔尼亚到塔尔维西奥,从最偏远的地方到最经常旅游的地方,甚至是最不发达的地方。我遇到的所有这些地方和人都给我留下了一些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东西。这也让我亲身意识到了我周围的世界,以及构成这个国家的各种风景和形形的人。而这正是我想在这部电影中传达的:对未知的吸引和惊叹,以及“发现”所带来的内心世界的充实。

多年以来,我每年暑假都会和朋友们去地中海中部一个偏远的地方度假。我们熟记彼此,一起喝酒,一起发呆。每个人都在努力处好关系或者独自生活。人们在充满欲望和无聊的思绪中徘徊。地球在自传,这个星球中有很多火山依然在喷发,但是我们把这一切都忘掉,专注于我们自己自身。有一年夏天,当我读到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塔尔奎尼亚的小马》时,我感到非常很惊,她书籍里面的一个角色就像是我和我的朋友!当我的儿子向我介绍了一些快乐而忧郁的意大利音乐时,我找到了我想做的电影基调。

《灵魂观测器》是一部拉美科幻故事片,体现了当今科学知识结构的局限性。这部电影以女性为主角,带着浪漫喜剧的色彩,并深入学术界,探讨了主人公试图证明一种生命能量的存在。瓦莱里亚是一位年轻的女科学家,她试图证明存在着一种以前未知的典型生物能量。在这个过程中,她不得不与男性统治的科学世界中僵化的信仰体系作斗争。故事讲述年长的科学家低估了她的研究和发现,试图毁掉她。一位摄影师帮助了瓦莱里亚;他们将共同努力证明未知能量的存在。安娜劳拉蒙塞拉特的导演处女作,她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并因此而熟悉学术界的女性斗争。基于此创作了该影片。

我在安第斯山一个种植咖啡的小村庄度过了我的童年。记忆中,我总是漫游在我姨妈的咖啡种植园中。那些年,人们庆祝丰收的到来,村庄的生活也总围绕着农作而展开。孩子们会从学校出来和他们的父母一起挑选咖啡,人们会从各地赶来寻找工作。之后我就离开了这个国家,好几年都没有回过我的村庄。当我回来时,我的姨妈已经卖掉了农场,搬到了城里。我在村子里走了一圈,我注意到大部分的人口是儿童和老人。大部分年轻人为了寻找更好的机会,都移民到了城市。这个电影是对我童年时代的一种回望。这是一个关于农民身份的故事,我试图用它来捕捉一种痛苦,一个拒绝消失的乡村。

拍摄这部电影,不仅代表了去重新认识这些充满意义的人物和地点,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试图描绘这里的日常生活,并在这个过程中去了解到日常生活本身就是最大的障碍。在这种矛盾中,我们花了五个星期在安提奥基亚西南部的不同地域进行拍摄。雨水、山体滑坡、阳光和泥土都提醒着我们作为一个农民所需要的恒心和严谨。《铁锈》不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一个关于种种误解和失败的故事。我对捕捉农村和城市之间的冲突感兴趣,而这些冲突将被那些从未离开过城市的人们所凝望,他们焦急地等待着与难以回溯的过去重聚。怀旧情绪也许是影片中最常出现的感受。对距离,对离开之人的缺席,对本将拥有的和永远不会拥有的东西而感到悲伤。

这部片子通过女主角与男友的冲突、他前女友的存在、与大学朋友的随意对话来表现成为大人的过程。本片由新人导演加藤拓也执导,描绘了摇摇欲坠的日常生活,聚焦于女孩成长为女人的蜕变历程,诉说了甜蜜而悲伤的爱请和个体的自我矛盾,让这部将现实等比的搬上银幕的爱情电影,能够一举刺穿观众的内心。这也是一部讲述女孩成长为女人的过程的电影。

这部片子意义很重要,就像在一头驴眼前,吊着一根能够驱使它不停奔走的胡萝卜一样。然而凝视胡萝卜,是求而不得的痛苦,拨开胡萝卜,又是混沌无边的虚无。好在总有一些人,他们朝着一望无际的方向,决定开始一次无果而终的冒险。

《故乡异客》是从我生命体验的土壤里长出来的,我曾因病住院长达13个月,靠轮椅出行。面临生死挑战的时候,我的所思所想居然是对情感往事的追忆与反思。与亲人的沟通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关于过去,我的记忆与她们的记忆有巨大的不同。

同一件事,有人的记忆是好天气里的忧伤,有的人却记成是坏天气里的善良,就像太极图,白里有黑,黑里有白,但对错难分、真假难辨。我想把记忆的落差拍成电影,于是就有了《故乡异客》。《故乡异客》像一颗深山里的野果,不张扬,但味道独特。

这部电影是我在疫情之前完成的。在某种程度上,拍摄这部电影帮助我成长得更像是一个“女人”、一个“电影制作人”、一个“完整的人”,无论这些词对你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在这部电影中都可以看到这一点。这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我并没有资金进行一些大规模的制作,但我想做一些实质性的事情。所以我用了很少的预算,想出了一种方法来完成它。我拥有的是朋友(我恳求他们中的一些人当演员又当司机),我还在纽约大学的一周时间中汲取了很多灵感,此外我还有一台免费的相机。我看了很多“呢喃核”、“絮叨电影”,这是一种让我又爱又恨的类型,我想我也可以加入其列。我真的很喜欢那些电影,我觉得它们既能安慰人又能鼓舞人心。但我总是想,“为什么电影里每个人都是白人?”那不是我与之相关的世界,也不是我日常生活中真正感兴趣的世界。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要展示一位年轻有色人种女性的生活日常和细节,这样的人通常不是呢喃核、独立电影的焦点。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是一次成长的经历。

我不认为我还会继续拍摄基于现实经历的电影,因为我不认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最值得探索的。我想更深入地思考那些我没有遇到的但真正从我的想象中诞生的人物角色,当然也许这些角色只是受到那些进入或离开我生活的人的微妙启发。但我为我和我的朋友们创作的作品感到非常自豪,我真的很荣幸能够在洛迦诺国际电影节上首映我的第一部故事片。由于Rooster Films公司慷慨捐赠的设备,这部电影从头到尾总共仅花费大约1万美元。它的特点是拥有多元化的演员阵容,且主要由非演员组成,他们捕捉到了我在电影中不常见的真实和细微差别。我相信,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纽约真人类》证明了,作品、表演和叙事可以在不羁和欢乐的电影制作过程中走多远。

这部电影是在与黑泽清合作《间谍之妻》(2020)以及与滨口龙介合作《欢乐时光》(2015)之后导演的首部电影长片。在《欢乐时光》中饰演Jun的女主角之一川村莉拉,与该片的其他演员一起出演了这部《三次为定》,川村莉拉在剧中饰演一位想要抚养孩子的、有精神问题的女性。尽管在演员阵容和拍摄地点上有相似之处,但这两部电影却有着不同的质感。

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将于2022年8月13日至18日举行。“注目未来”始终坚持自身作为电影之旅首发站的定位,扶持青年影人,推选新锐作品。每一年,来自世界各地的新人新作汇集于此,用电影展开交流,每一次对话都成为冲击电影艺术的浪潮,向世界传达出全新的声音。

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特别邀请中国导演宁瀛担任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国际评审团主席,并由马来西亚导演陈翠梅和爱沙尼亚导演马尔蒂黑尔德担任评审团评委。

三位享誉世界的电影导演,将从15部入选影片中评出“最受注目影片”“最受注目导演”“最受注目编剧”“最受注目女演员”“最受注目男演员”“最受注目艺术贡献”“评审团特别提及影片”七个荣誉,评选结果将于2022年8月18日举行的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荣誉典礼暨A.R.T.青年影人之夜上隆重揭晓。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与您共享这场青春盛宴!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由朱一龙、倪妮、文咏珊领衔主演的悬疑犯罪电影《消失的她》总票房突破10亿,该片于6月22日上映,连续六日稳居单日票房榜首。

近日,《八角笼中》导演、领衔主演王宝强携领衔主演史彭元,主演王迅、张祎曈现身武汉站路演,与现场观众互动交流,分享影片背后的故事。

近日,以“党章守护人”张人亚为叙事核心的电影《力量密码》举行首映礼,影片主创在观影结束后与观众展开交流。早在立项之初,《力量密码》主创团队就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