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拉伊:用青蒿素打造中国名片的背后故事

屠呦呦女士获取诺贝尔医学奖的热潮正在逐步散去,但广东科研人员关于青蒿素的研究、推广依然在继续。13年时间里,新南方青蒿产业从无到有,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让梅州土地多了一张“中国名片”。日前,广东新南方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朱拉伊回梅期间接受了记者采访,讲述了新南方与青蒿素的一段段故事。

青蒿素作为第一个被国际公认的天然药物,是从中国传统药材青蒿中提取而得,别名又称草蒿、茵陈蒿、香蒿,中医应用至少已有2000年。在《本草纲目》中也有记载“取一把青蒿,以水一升浸泡,榨其汁液,饮之”。其用于暑邪发热,阴虚发热,夜热早凉,骨蒸劳热,疟疾寒热,湿热黄疸,是一种抗疟疾的特效药物。

2004年广东新南方集团在丰顺县建成了集药品生产、经营及研发为一体广东新南方科技有限公司和广东新南方青蒿药业有限公司,随后,一批批梅州生产的抗疟疾药物从梅州并运往各地。去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方法列入全球岛国推广方案。

13年,在一个基本没有利润回报的项目上持续投入15亿,作为一名商人他“不务实”,作为一名企业家他“有担当”,这只因他志在守护“全球健康”,而他的坚守也让中国青蒿素走向了世界。他是广东新南方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朱拉伊。

朱拉伊是丰顺县留隍镇人,他与中医的缘分始于1974年。当年,高中毕业的朱拉伊回到丰顺成为了一名赤脚医生,但他一直有个“中医梦”,在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朱拉伊考入广州中医学院(广州中医药大学),师承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我国青蒿素临床研究第一人李国桥,种下了他对青蒿的“爱之根”。

大学毕业后,朱拉伊回到家乡继续从事中医医疗工作,但当时整个中国重西轻中,行医8年后他发现:要想普及中医药,一个医生的努力不过是杯水车薪,需要中医药行业共同推动,因此他决心要推动中医药行业产业化,为了保障对中医药产业的资金投入,1989年32岁的朱拉伊回到广州投身房地开放,并于1994年创办了广东新南方集团有限公司,开始了他“曲线就医”的征程。

在房地产开发渐入佳境时,朱拉伊开始向中医药领域进发。2003年,李国桥教授的青蒿科研项目因撤资被迫中断,朱拉伊得知后,带来了6000万支持研究继续开展,他与青蒿的“长跑关系”也就此拉开。因为坚信“青蒿素一定会成功”,在13年时间里,他一直在坚持,去年2015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认可了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方法,并向全球各岛国推广。青蒿素这个由中国第一个发明的抗疟药物在一位丰顺企业家的推动下终于等到了属于它的“世界地位”,而中国也获得了第一个被世界认可的医药专利。

记者(以下简称记):从投资“青蒿素之父”李国桥教授的研修项目并成立了广东新南方青蒿科技有限公司研发,您已经坚持了13年。为什么您会坚持这一在大家看来是一个“烧钱”的项目?

朱拉伊(以下简称朱):疟疾是世界三大死亡率最高的疾病之一,每年依旧有五、六十万人因患上疟疾死亡。2003年,我得知李国桥教授及其团队因为缺乏资金研发青蒿素项目时,我投入了6000万。据初步估计,从那时起到现在,10余年的动态投资超过15亿元。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会投那么多,以为几亿元就能搞定。

这些年来,坚持源源不断投入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对青蒿素有绝对的信心,投入青蒿素项目与投入竞争行业不一样,这不是简单生意,它的意义不在于做多少钱,而是为人类健康,拯救生命、减少死亡做贡献。经过近10年的研发,由我们生产的抗疟疾药已经获得国家药监局国家I类新药认证,在过去10件间,被认证为I类新药很少。从世卫组织公布报告显示,在青蒿素复方药物的帮助下,2000年-2014年全球疟疾发病率降低了47%。

记:青蒿素是中国最先发现,但治疗疟疾药物多为西方药物,当时在推广项目的时候应该遭遇了很多困难?

朱:我国最先研制成功青蒿素,但由于早期缺乏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刚研制成功核心技术便公诸海内外,国外各大制药公司纷纷投巨资进行后续研究,迅速占领了国际抗疟药品市场,我国制药企业却较多充当了原材料供应者的角色。刚开始推广时,作为发展中国家药原创药品,我们直接被挡在门外。后来,我们开创了“以医带药”模式,现在我们还有100名专家奔赴在世界各地的抗疟一线年,我们资助广州中医药大学青蒿素抗疟研究团队到非洲科摩罗开展“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项目实施以来,科摩罗三岛已实现疟疾零死亡,发病率人数减少了95%。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得到了WHO和国际社会的认可。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通过群体药物干预、使用中国原创药,帮助一个国家快速控制疟疾流行。去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方法列入全球岛国推广方案。

朱:我们在丰顺种植了几千亩的青蒿,经过10几年的验证,丰顺气候适宜种植青蒿素。且经过10余年的努力,青蒿品种培育选育取得了显著成果,青蒿素的含量从原来单株0.5%提高到2.1%,青蒿产量翻番。即经过我们培育选育在丰顺种植的青蒿提取的青蒿素含量高,如在其他地方种植的青蒿,每吨可提炼5公斤,在丰顺可以提炼12公斤。

朱:是的。疟疾在经济欠发达地区较为流行,疟疾患者购买力较低,成本降低对患者而言无疑是好的。去年5月,WHO提出今后15年全球投入疟疾防治经费共计1305亿美元,目标是全球疟疾和死亡率减少90%。按在科摩罗实施的快速清除疟疾项目费用计算,我们只需要300亿美元。这样的话,其余资金可用于帮助国民建立防御体系。

记:除了丰顺县广东新南方青蒿科技有限公司,您一直没有停止在家乡投资步伐,去年还将建设江南片区建设三甲医院。目前我市正在打造“广东韩江梅江绿色健康文化旅游产业带”,健康养生是重点,接下来在梅州还没有其他投资计划?

朱:我是丰顺留隍镇人。我觉得一个企业家在外再成功,但是家乡搞不好也是枉然!当时很多地方争取这个项目,但我觉得落地家乡可以帮助家乡持续发展,惠及千家万户。现在我们占地面积300亩,接下来我们还要扩大建厂,将要再增加100亩。接下来还要加大投入助力青蒿素产业链打造。

去年,我考察了江南片区建设三甲医院,今年三甲医院准备动工。广东韩江梅江绿色健康文化旅游产业带,健康养生是重点发展方向,作为一名企业家我觉得非常好,因为我们有生态环境优势,健康产业不会被淘汰,我们准备在梅州筹建国际度假养老养生胜地。

记:据我所知,您钟爱中药行业,大学毕业后也曾当过医生。为什么现在这么执著于中医中药事业?

朱:1974年高中毕业后当了4年的赤脚医生。恢复高考第二年我考入了现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1983年毕业后继续回乡到了8年中医师。但是当时重西医轻中医,我下海经商。2003年得知了李国桥教授疟疾研究项目问题,我投入了青蒿素研究项目。青蒿素研究项目是广东新南方集团有限公司是其中一个项目,广东新南方集团有限公司一家以中医药产业为发展重心的多元化产业集团,我们一直致力于打造中医药“航母”产业链,涉及中医药产业的有广州中医药大学科技产业园、广东新南方青蒿药业有限公司、广东紫和堂大药房有限公司、广东新南方青蒿科技有限公司。

为什么我对中医中药事业那么执着?因为中药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中医中药不仅是治病,而且能让人学会做人做事,里面包含了很多辩证的东西。

朱:企业家和商人不一样,企业家有社会责任,要推动社会发展,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当然企业也要赚钱,但钱不是最重要的,金钱不能判定一个人成功与否。我们兄弟都是农村孩子,没有背景在外打拼,我们兄弟企业现在已经成立了10多年,为什么能度过重重难关,我们靠的是诚信经营、守法经营,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