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拿之战:拿破仑革新“散兵线万大军溃败

1805年,奥斯特里茨之战,普鲁士与拿破仑达成协议,15万普军作壁上观,没有增援俄奥联军。拿破仑得以集中兵力,打残联军主力,瓦解反法同盟。

战后,拿破仑与威廉三世签署协议,承诺将汉诺威“送给”普鲁士。拿破仑与英国谈判时,又许诺将汉诺威交给英国,承认这是英王的领地。

拿破仑这么一来,英国、普鲁士之间闹了矛盾。之前,奥斯特里茨之战,普鲁士又抛弃盟友俄奥联军,这就陷入了孤立。

“七年战争”时,普鲁士击败法军、奥军,自我感觉良好。此时,普鲁士对拿破仑在“汉诺威问题”上的处理不满意,便决定出兵,攻打法军。

拿破仑也不放心普鲁士,他希望对手发起挑战,然后将其主力打残,让普鲁士乖乖听线万兵马出征,讨伐普鲁士,双方在耶拿一带决战。

威廉三世亲自挂帅,召集12万兵马,分三路迎击法军。威廉与不伦瑞克公爵费迪南率6万多人,是主力;霍恩洛厄亲王率4万人,是前锋;布吕歇尔率2万多人,作为机动力量。

从兵力数量上看,普鲁士有12万大军,加上沿途各地城镇的兵马,不低于20万。但是,普鲁士恪守传统,战术呆板,以集团式冲锋,在热兵器时代很吃亏。

法军9万,数量不如普军,但装备精良,拿破仑改革“散兵线”战术,指挥更加灵活。以小纵队突击的“散兵线”战术,在热兵器时代,很吃香。

拿破仑兵分三路,杀向耶拿,与霍恩洛厄亲王发生遭遇战。此时,拿破仑误以为遇到了主力,便下令大将达武、贝尔纳多特率兵来增援,参加夹击普军。

霍恩洛厄亲王看到法军人数不多,率先发起进攻。拿破仑用战车护卫,排列火炮射击,朝着普鲁士倾泻弹药,战场上硝烟弥漫。

大规模的集团式冲锋,普鲁士骑兵虽说很勇猛,悍不畏死,却只能送人头。在法军猛烈的炮火面前,普军集体冲杀,只能是送人头。

火炮轰击过后,法军步兵参战,士兵之间保持必要距离,躲避对方的火力。拿破仑革新了“散兵线”战术,普鲁士压根招架不住,纷纷溃逃。

拿破仑与霍恩洛厄亲王激战时,达武率3万兵马增援,途中遭遇了威廉三世与费迪南亲自率领的主力,被挡住了去路。

达武善于用兵,法军训练有素,不但抗住了普鲁士的进攻,还能反击。普军人多势众,无奈法军的“散兵线”战术太猛,且骑兵装备精良。

步兵、骑兵、炮兵协同作战,威廉三世取胜无望,朝着后方撤退。法军各路兵马汇合一处,拿破仑重新整合作战力量,力求歼灭驻守在耶拿、魏玛的普军。

初次交锋,威廉三世意识到法军的厉害,便率主力后撤。留守耶拿、魏玛的普军由布吕歇尔、霍恩洛厄公爵率领,兵力接近6万,还可以一战。

拿破派达武率3万兵马追击威廉三世,本人亲率主力攻打耶拿。内伊元帅抢先进攻,他得到缪拉骑兵的支持,法军分成多个纵队突击,普军不敌,迅速溃逃。

普军溃逃时,奥热罗率兵迂回到普军的右侧。布吕歇尔看法军人少,便下令士兵列阵迎战,步兵从中路冲锋,骑兵两翼夹击。

奥热罗构筑防御工事,将炮兵置于阵前,以猛烈的炮火迎击普军。炮火将普军的阵型打乱,战场上血肉横飞,法军骑兵乘势从两侧包抄,利用火枪扫射,普军再次溃逃,退守魏玛。

耶拿战役打响时,达武率兵猛攻奥厄施泰特,与威廉三世决战。达武麾下的法军不多,只有普军的一半,却能以少胜多,不伦瑞克公爵伤重而亡。

达武以村庄为依托,掩护法军的步兵、炮兵。普军指挥呆板,以集团式冲锋,朝着村落杀来,成为法军的靶子,遭到了重创。

步兵、骑兵相继战败,费迪南也受了重伤,阵亡沙场,普军指挥更加混乱。威廉三世亲自上阵,指挥普军反击,但无济于事,士兵纷纷溃逃。

兵败如山倒,威廉三世急忙撤兵,朝着东普鲁士方向撤退。法军乘胜追击,普军连战连败,达武攻克柏林,布吕歇尔、霍恩洛厄亲王投降。

耶拿之战,法军以少胜多,普军阵亡三万余人,主将费迪南殒命。普军之所以失败,主要是战术过于呆板,集团式的冲锋,在拿破仑的“散兵线”战术面前,只能是靶子。

耶拿之战中,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克劳塞维茨等将领意识到普军的落后,他们对普军的战败痛心疾首,便决定进行革新,重塑普鲁士军队。

1870年,拿破仑三世率10万大军亲征普鲁士,信心满满。但是,完成革新的普鲁士军队今非昔比,在色当战役中横扫法军,拿破仑三世成为俘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