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闻 耶拿成首个强制要求戴口罩的德国城市!舆论:“真香大型打脸现场”

“真香!”疫情爆发以来“打满全场”的旅欧华人纷纷在朋友圈中表达心中畅快。新闻一出,德媒版面简直一个个“大型打脸现场”。与此前舆论普遍的质疑态度不同,如今出现在各大媒体版面上的声音,要么接受戴口罩措施,要么持开放态度探讨戴口罩的意义。

社民党卫生政策专家卡尔·劳特巴赫表示:“实际上,口罩对减缓新冠病毒传播的意义,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被严重低估了。”他支持在全德国通行这样的规定,前提是保障医护人员的口罩供应不被影响。

根据德国“编辑部网络”对16个联邦州的问询,下萨克森州、黑森州、北威州、莱法州、梅前州、萨克森州、图林根州、萨尔州、柏林和汉堡目前都还没有强制要求戴口罩的计划,其他联邦州未有回应。

《南德意志报》评论文章在最开头戏谑地描绘这样一种场面:“德国所有家庭里尘封的缝纫机开动起来,参照网络上的缝纫方法,如今课业不重的孩子能和天赋异禀的奶奶一样,缝制出自己佩戴的口罩,以示对医院和护理院的支持。这是一场伟大的行动,缝制口罩成为展现德国人团结的方式!”

文章补充道:如果戴口罩能最终被所有人接受,就更伟大了。因为在德国,很多人仍对戴口罩者投以异样的目光,仿佛他们戴口罩就肯定感染了新冠病毒一样。“是时候团结起来了。耶拿从下周开始执行硬性规定,是危机下树立了榜样,全德国都应该效仿!”

但是这篇评论也道出无奈:“可惜这个信号还没有到达所有人的脑袋。很长时间来,专家都支持口罩无用论,它是用来保护别人的,不是用来保护自己的。但这不是真相。当所有人在购物或者散步时都带上口罩,病毒传播风险就大大降低了。戴着口罩咳嗽、打喷嚏,潜在的病毒都留给自己,不会传播给别人。”《南德》呼吁,“要抵抗新冠大流行、减少死亡人数,强制要求戴口罩,就是下一个、也是早就应该采取的尝试。”

要知道,在今天的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官网上,对“在一般人群中戴口罩以防范新冠病毒感染是否有意义”的指导性回答上,依旧把“保持良好的手部卫生”、“遵守咳嗽、喷嚏遮挡规范”和“与疑似感染者保持1到2米距离”视为最重要、最有效的个人防护措施。

这则更新于3月23日的指导意见仍是目前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有关口罩防护作用的最新声明。研究所到目前为止规定必须佩戴口罩的唯一情况,是已有呼吸道感染症状者不得不出入公共场所的情景。

这家代表德国官方意见的研究所始终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表明佩戴口罩能显著降低健康人的感染风险。”他们担心民众放松警惕,担心戴口罩给人们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从而忽略了其他安全防护措施。

与中国呼吁使用符合标准的三层式医用外科口罩不同,德国没有这样的规定,耶拿市政府的计划执行的强制要求里也没有这种规定。众所周知,德国的医用外科口罩存量岌岌可危,舆论普遍呼吁要把医用外科口罩留给医护人员。耶拿市政府在声明中表示,毛巾、围巾及自行缝制的口罩如果能起到遮挡口鼻的作用,也符合规定。

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索德尔周一呼吁尽快调整德国工业产能,不仅德国企业自己要生产口罩等防护用品,还要极大加快生产速度。索德尔和西门子高层有过私下沟通,后者承诺从4月份开始每周生产100万个口罩。据悉,宝马集团也调整了生产线。

担心防护用品被民众哄抢一空,导致一线医护人员的供应不足,是索德尔和绝大多数德国政客一直以来的担忧。疫情发展没能按照他们的预想得到控制,耶拿的举措有了更充分的民意基础,又一次选择摆在德国政府面前。

《南德》评论表示,强制戴口罩还有一个延伸意义:大街上人们都戴口罩,就能传达一种清晰的态度——告诉所有人疫情局势有多严重。这也是长期以来被忽视的,新冠病毒的大流行是一次真正的危机,首先是威胁老人和病人,最终会威胁所有人。

(欧洲时报德国版张乔楠综合报道,转载请注明公众号GermanReport)

道德经(GermanReport)】秉持“以报道德国经典,成报道德国经典”这一宗旨,立足德国,辐射全欧,服务华人,是德国有关新闻资讯的主要微信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