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拿战役拿破仑速战速决一口气吹翻普鲁士

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会战中打败奥俄联军后,欧洲大陆暂时平静下来。在奥斯特里茨战役期间,法军在进军多瑙河过程中,未经允许就穿越了普鲁士的安斯巴赫公国,引起了普鲁士当局的愤怒,几乎导致普鲁士参战,由于拿破仑许诺把位于德意志萨克森州的汉诺威割让给普鲁士,才拖住了普鲁士参战的步伐,否则10万普鲁士大军一旦加入俄奥联军,法国势必面临十分严峻的局面。

1806年1月,拿破仑从维也纳回到巴黎,受到无数狂欢民众的欢迎,几天后,传来一个消息,第三次反法同盟的创立者和鼓吹者英国首相威廉•皮特去世。威廉•皮特是拿破仑的死敌,他指望这个花费了大量金钱所建立起来的同盟能够阻止法国对英国的进攻,但奥斯特里茨一战使这个同盟土崩瓦解,英国政府只好谋求与法国签订和约。

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会战中获得了很大的利益,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胜利的果实,以便能巩固这些新占领的地区,因此也希望和英国缔结和平条约。为此他分别同英国和俄国开始了新的谈判,但作为要求普鲁士在第三次反法同盟战争中保持中立的交换条件,拿破仑曾把名义上属于英国的汉诺威割让给了普鲁士,这就使问题变得不好处理了。

为了同英国签订和约,拿破仑决定对英国作出让步,提出了把汉诺威还给英国的建议,这个消息传到柏林后,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对此表示了极大的愤怒,感到自己被拿破仑耍弄了,本来普鲁士人对法国迟迟没有履行诺言就一直不满,此时对法国的敌对情绪更是急剧增长起来。

拿破仑为了巩固对德意志中西部地区的统治,又建立了莱茵同盟,德意志的各邦国都与拿破仑签订了条约,共同承认拿破仑为自己的保护人,并有义务在战争期间为拿破仑提供兵源。莱茵同盟的成立使普鲁士日益不安,看到拿破仑的势力已深入到德意志的心脏,直接威胁到普鲁士的安全,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向法国发出照会,要求法军从德意志的土地上撤出去,但拿破仑对普鲁士的要求根本不予理睬。

为了遏制拿破仑,1806年7月,欧洲各国再次组成了第四次反法联盟,由于奥地利先后三次败于拿破仑,已经无力与法国分庭抗礼了,英国、俄国和普鲁士成为了第四次反法联盟的主力,是法国的主要对手。

拿破仑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马上进入了战前的准备。正当法军在积极备战的时候,腓特烈•威廉三世却没有看到军事形势的严重性,仍然陶醉于普鲁士军队的强大有力之中,并宣称要好好地教训一下那个科西嘉的矮子。

十多万俄军已由华沙向西开进,前来与普军会师,威廉三世认为有反法联盟做后盾,有十多万俄军的直接支援,已经可以对拿破仑采取行动了,8月,威廉三世宣布了全国总动员令,普法战争成为了弦上之箭,9月末,普鲁士对法国发出了最后的通牒,限令拿破仑在10月中旬前将法军全部撤到莱茵河以西,否则就开战。

拿破仑早就在着手进行战争准备,在威廉三世宣布全国总动员令后,法军已经处于调动之中,当时普军总兵力共20万人,可以投入作战的约有15万。但普鲁士的国土面积并不大,在战争中先发制人显得尤为重要,可是由于准备时间过长,普鲁士的军队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战争的主动权。

10月8日,普法的军队在霍夫地区相遇,霍恩洛厄指挥的普军左路军团的前卫师遇到了法军的一个军,法军先发制人,突然发起进攻,迫使普军仓促朝主力方向后撤,不料在途中又撞上了法军中路部队的前卫,结果腹背受敌,普军的前卫师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损失了近千人。看到前卫师面临被包围的危险,焦急的霍恩洛厄立即命令普军左路军团的主力渡过萨勒河,向法军展开全面进攻。

这个命令发出不久,他就意识到,在不了解敌情的情况下,就匆忙把主力都投入进去有些太冒险了,于是又收回成命,可是已经太迟了。费迪南亲王是普鲁士军队中主战派的代表人物,年轻气盛、精力充沛,但缺少实战经验,他率领的普军先头部队兵力有限,根本抵挡不住法军的凌厉攻势,很快就被打垮了,他自己也在激战中被法死。

10月13日,达乌元帅指挥的法国第三军攻占了战略要地瑙姆堡,消息传来,普军统帅布伦瑞克公爵大为惊骇,与法军决战之意顿失,命令普军主力向北转进。普军临阵退却,无异于怯敌逃跑,这使本来就不怎么明确的作战计划更加混乱,士气极为低落。

此时拿破仑亲率的法军主力正集中在耶拿,准备与普军决战,然而此时在耶拿对阵的两军主帅都错判了对方。拿破仑以为眼前之敌就是普军主力,其实那只不过是布伦瑞克公爵留下担任后卫的霍恩洛厄的军团,而霍恩洛厄又把法军的主力错当成法军的一支侧卫部队,认为法军的主力眼下肯定正向莱比锡和德累斯顿挺进,所以觉得自己并无危险。

10月14日凌晨,耶拿的战场上大雾弥漫,笼罩着萨勒河谷和它西部的兰格拉芬山。对于法军而言,这场大雾是幸运的,因为自午夜以来,法军都在沿狭窄、蜿蜒的小道从耶拿往兰格拉芬山上调动兵力,他们历尽艰险,终于把大炮拉到了山顶上。

上午6时,拿破仑发出了攻击的命令。战斗一开始,法军就占了上风,拉纳元帅指挥的第五军首先发起进攻,在浓雾掩护下,第五军的两个师分别从左右两侧向克罗瑟维茨村和柯斯皮达村发起了钳形攻势,2个小时后,这两个村落都已落入了法军手中。10时左右,浓雾散尽,明亮的阳光照耀着威武雄壮的法国部队,鲜艳的军装格外醒目,相比之下溃退的普军则是狼狈不堪。

普军抵挡不住,沿着山坡四下溃逃,几个师被打得落花流水,法军穷追猛打,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横扫着普军的残兵败将,溃逃的普军大部分都成为了法军的刀下之鬼,扼守魏玛公路的普军三个萨克森师全被围歼。夜幕降临前,法军在一片胜利的欢呼声中返回了耶拿城,直到此时,拿破仑还以为他所击败的是普军主力。

当拿破仑回到耶拿城时,达乌元帅派来的一个上尉已在那等候多时,这位上尉向拿破仑报告说:第三军在奥尔斯塔特击败了由布伦瑞克公爵指挥的包括普鲁士国王在内的近6万普军主力。

拿破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相信只是达乌元帅的一个军团就已经打败了普军的主力,他对前来报信的上尉说:“告诉你的元帅再看清楚!”可事实的确如此,这位上尉的报告千真万确。随着事件愈来愈明朗化,拿破仑亦难掩喜悦之情,达乌元帅因此被封为奥尔斯塔特公爵。

原来拿破仑在耶拿大战霍恩洛厄的同时,奉命驰援耶拿战场的达乌元帅行军的途中在奥尔斯塔特遭遇了普军的真正主力,他当机立断,立即指挥法军渡过萨勒河。这时普军的一个致命缺点暴露出来了,原来自从腓特烈大帝在罗斯巴赫战役中以劣势兵力和微小伤亡的代价重创法奥联军以来,普鲁士军队一直以此为傲,并坚定奉行腓特烈大帝所留下的线式战法。

于是,军事史上最奇特的一幕出现了,一个极为壮观的步兵阵线,在整整两个小时内,站立在开阔地带上,任凭法军无情火力的射击,而毫无还手之力,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还击的目标。

对普军来说更加不幸的是,布伦瑞克公爵在战斗中受了重伤而无法指挥,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亲自指挥,但为时已晚,达乌元帅指挥的法军从两面向普军发起了进攻,普军无力招架,最终全面崩溃,开始向魏玛方向溃逃,由于所部伤亡不小,达乌元帅没有下令追击。

在奥尔斯塔特战役中,尽管普军在兵力上两倍于法军,但仍遭到了毁灭性的失败,普军伤亡近2万人,损失100多门火炮,而法军伤亡不到8000人。在10月14日这一天当中,耶拿和奥尔施泰特的两次大败使普鲁士军队受到了致命的打击,使普法战争的命运仅在一天之内即成定局,曾经叫嚣要教训科西嘉矮子的普鲁士仅仅在一天的战斗后就一败涂地。

恩格斯曾对此战役评价说:“拿破仑吹了一口气就把普鲁士给吹翻了。”在随后的和谈会议上,拿破仑以永久占领普鲁士为要挟迫使普鲁士宣布退出了反法同盟,并签订了割地赔款的议和条约,第四次反法同盟再次被法国击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