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拿战役(三):奥厄施泰特战役后普军濒于全军覆灭

奥厄施泰特战役于10月14日开始。凌晨,布吕歇尔将军率普军前卫部队抵达奥尔施泰特。萨勒河凯森渡口东岸的达武军开始渡河,以便夺取普军阵地,进而向阿波尔达推进。布吕歇尔的骑兵穿过哈森豪森村时,遭到法军炮连的霰弹射击。法军同普军前卫部队交战后,占领哈森豪森村。布吕歇尔得到瓦滕斯莱本师的骑兵增援后,向对方发起冲击。法军以营方阵顶住了有霰弹炮火支援的普军骑兵的猛烈攻击。普军骑兵遭重创后,开始撤退,后在法军猎骑兵的攻击下,狼狈溃逃。同时,在哈森豪森村前集结待命的凡施梅陶师在瓦滕斯莱本师步兵到达后,奉不伦瑞克公爵之命向该村法军发起冲击。普军步兵遭枪炮射击后,被迫停止前进。成展开队形的普军步兵遭到隐蔽在村里的法军步兵的重创。普军再次冲击仍未奏效。不伦瑞克公爵和兄施梅陶将军都受了致命伤,接替不伦瑞克公爵的梅伦多夫元帅也负了伤。国王威廉三世亲自指挥,但已指挥不灵。普军骑兵退却后,达武军为实施两面夹击,向敌军发起进攻。普军无力阻止法军2个师的迂回运动,开始向奥尔施泰特溃逃,后又沿大道直奔魏玛,魏玛已为法军占领。在奥尔施泰特战役中,尽管普军在兵力上2倍于法军,仍遭毁灭性的失败。普军伤亡1.8万人,损失火炮115门。法军伤亡7270人。经耶拿和奥厄施泰特两次战役,普军濒于全军覆灭境地,整个战局的命运仅在一天之内即告解决,法军获胜。

拿破仑起初并不相信单单只是达武的一个军团就以经打败了普军的主力,因此如此回复了达武的战报:“告诉你的元帅再看清楚”,这亦证明达武视力的差劣。但随着事件愈来愈明朗化,拿破仑亦难掩喜悦之情。贝尔纳多特被严厉斥责,后来更被免职 — 即使奥尔斯塔特在他听力所及的范围,而耶拿亦是行军范围之内,他却没有听从拿破仑的命令,他率领的第一军在两场战役中都未发一枪。而达武则被封为奥尔斯塔特公爵。耶拿战役中的英雄拉纳,却未有授以太多的奖赏,可能是因为拿破仑将这次成功视为自己的荣耀。

普鲁士方面,不伦瑞克公爵于奥尔斯塔特战役中受到了致命伤,而在接着的数日剩余的普军都无法对缪拉的骑兵部队发动任何有效的反击。达武10月25日率领他精疲力竭的第三军进入柏林。霍恩洛厄亲王和冯·吕歇尔将军率领的普军分别于10月28日和11月7日投降。虽然普军偶然会有零星的抵抗,但是拿破仑现时首要的敌人是俄国,导致后来发生了埃劳战役。

战役最能反映的是对于政治军事上仍相当封建的普鲁士来说,自由改革的必要性及迫切性。一些普鲁士主要的军事改革家例如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和克劳塞维茨都曾参与战役。他们的军事改革与之后持续多年的社会改革,开始了普鲁士转变成为现代国家的过程,逐渐将法国的势力逐出德意志,成为欧洲大陆上的领导角色。

德国著名哲学家黑格尔,那时是耶拿大学的教授,在战役激烈进行的时候,他宣布完成了著作《精神现象学》。黑格尔视这次战役为“历史的完结”,即是说人类社会将会趋向我们日后所称的“自由民主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