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里的成长“心愿单”这样实现

每个孩子,都有许多深埋心中的梦想。那是舞台中央,歌声与琴声相互交织的奏鸣;那是足球场上,风驰电掣“临门一脚”的精彩;那是实验室里,灵感碰撞激情点亮的创新火焰……但是,在偏远山村,孩子们实现梦想似乎并不容易,为了托举他们的梦想,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奉献爱心。

5月29日,习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基础教育既要夯实学生的知识基础,也要激发学生崇尚科学、探索未知的兴趣,培养其探索性、创新性思维品质。”孩子们的心愿,很多都插着探索、创新、全面发展的翅膀。“六一”国际儿童节来临之际,我们邀请几位小朋友写下自己的心愿,并请来为乡村教育孜孜以求的“大朋友”们讲述帮助孩子们完成这些心愿的历程。期待更多田埂上的“心愿单”能够实现,孩子们都能拥有快乐幸福、健康成长的童年。

我来自一个小山村,没怎么去过大城市。妈妈告诉我,那里有高楼大厦,有数不清的汽车,跟我一样大的孩子会穿上漂亮的衣服参加各种演出,很神气。这正是我的梦想呀。我真想长大了成为一名音乐家,也能站在大舞台上表演。

2022年,是我最难忘的一年。我和同学、老师们一起站上了北京冬奥会开幕式、闭幕式的舞台,为全世界演唱。现在想起来,心里还会一阵阵激动。我愿一直唱下去,用歌声让更多人感受音乐的美好。

我和子蕊一样,对2022年的记忆尤为深刻。当时,我作为带队老师,陪伴44个孩子走出了大山,来到北京,向全世界唱响奥林匹克颂歌。大部分孩子是第一次来北京,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他们眼里时常流露出一种无所适从的局促与胆怯,但是只要一进入培训状态,这些情绪就被快乐自信的光芒取代了。最终,他们用美妙的歌声和大方得体的仪态证明了山村孩子,同样未来可期。

其实,用希腊语演唱《奥林匹克颂》,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难题。为了学习希腊语,开幕式导演组专门从北京外国语大学请来两位希腊语教师,对孩子们进行培训。我也是边学边教,尽力帮助他们掌握正确发音和语言表达。十几天里,孩子们和我都到了近乎着魔的程度。从课上到课下,从吃饭到洗漱,从走路到睡前,大家不停地练习发音、哼唱曲调,见面打招呼都用希腊语。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闯过了语言关。

在异地集训一个多月,没怎么出过远门的孩子们特别想家。我就鼓励他们定时和家长视频联系,给他们发爱吃的零食,让他们三五成群地玩耍……有个叫欣欣的同学情绪反应最大,一次竟然抱着我哭了起来。我轻抚着她的头说:“没事,把我当成你的妈妈,想家了就抱我一会儿。”慢慢地,我和她有了一个秘密:她只要一扑过来抱我,不用多说,肯定又想家了。

集训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我们迎来了最激动的一刻:当孩子们空灵的声音回响在鸟巢,清澈的眼睛望向远方之时,全世界仿佛都看到了华夏儿女的蓬勃朝气,看到了革命老区的希望与未来。

在这样一场全世界的体育盛事中,山区孩子们实现了美丽的梦想。后来,更多筑梦的机会接踵而来。

2023年,我陪伴马兰花儿童声合唱团参加了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舞台上,孩子们变身可爱的兔宝宝,向观众送上甜美的祝福。为了这温馨的一幕,每位同学都在保证学业的同时下苦功夫,把每个动作练到满意为止。仍记得从阜平出发前,我挨个检查,让学生带好随身物品,并劝慰家长“孩子不在家里过年,我们会照顾周到,不要担心”。不一会儿,家长群中的信息便“叮咚”响个不停:“高老师,孩子跟着你,我们放心”“高老师,您辛苦了”……

瞬间,我的心底仿佛涌起一股甘泉。其实,我也有自己的梦想:让孩子们的歌声传得更远,鼓舞他们扬起生命的风帆。

2017年,我读一年级。有一天,在学校简易操场上看到一群大哥哥正在追逐踢球,就跑过去“观战”——那是一个手工制作的纸包球,可大哥哥们玩得很尽兴。那时,我心里就迸发出了一个声音——“我也要踢球”。

后来,我自己也把纸揉成一团,外面用透明胶带缠绕包裹,做成一个简易的球。一有机会,就拉着大哥哥教我踢,慢慢地,吸引了许多跟我一样爱好踢球的小伙伴。

如今,我们有了在商店购买的正规足球,“土操场”也变成了正规的绿茵场。我现在是学校足球队的主力队员,踢球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我们学校在湘桂交界处,距离江华县城90多公里,是江华县最偏远的学校之一。

2017年,我刚来到这里时,校园里只有几栋简陋的房子和一片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操场,孩子们衣着朴素,甚至还有人穿着“补丁衣”,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渐渐地,我发现,孩子们虽然生活清苦,但是健康活泼积极向上,平时喜欢跑跑跳跳。

一天下课,几个男生围着我说,“我们很想踢足球,虽然现在不怎么会,但多多练习,一定能踢好”。看着他们坚毅的眼神,我被感动了:“好,那咱们一起试试。”

刚开始,没有球、没场地。怎么办?我苦苦思索着。一天,路过三年级一个班,我看到几个孩子在传递一个纸团玩,纸团滚到脚边,我顺脚一踢传给他们。瞬间,脑中灵光一闪:这不就是“足球”吗?于是,我马上动手,用废纸揉成足球大的一团,外面用透明胶带缠绕好,用脚踢几下,感觉还不错。拿给孩子们,他们踢着、跑着、欢呼着,别提有多高兴了。

后来,随着国家政策扶持,学校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也成立了足球队,采购了专业足球,制定了训练方案,利用大课间、体育课等进行训练。孩子们在球场上摸爬滚打,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踢,从不喊痛喊累。看着一个个“泥猴子”膝盖、胳膊上的伤疤,我流泪了,深深为他们自豪。

后来,县里举行了第一届中小学足球联赛。经过半个多学期的“玩命”训练,我们荣获小学组第二名。拿到奖牌的那一刻,大家抱作一团,哭成了泪人。

打那以后,我们几乎每年都在县里足球比赛中名列前茅,足球队的小队员们也成长得越发茁壮阳光。他们,如同一簇簇熠熠闪光的“小火苗”,给山村带来无限希望。

记得在电视上第一次看到别人弹钢琴,我就被迷住了:明亮的舞台、优美的音乐、神奇的琴师,让人仿佛在梦中一般。我也想学钢琴。

后来,学校开设了钢琴课。在老师的指导下,我学会了乐谱,节奏也越来越准,心里可美了。真希望能一直弹下去,让琴声陪伴我上中学、大学,它会给我使不完的劲儿。

江西鹰潭市月湖区第十二中学学生在翻看收到的“HELLO小孩”爱心套餐。李昂摄/光明图片

我出生在农村,儿时的邻居会演奏很多乐器。他用亲手制作的笛子吹奏《梁祝》,那悠扬的笛音至今回响在我耳边。每逢过节,村里有提线木偶和剧团演大戏,更是令我沉醉其中。

1984年9月,我来到宁德师范学校,第一次接触到了脚踏风琴、手风琴、钢琴,美妙的音乐让我无法自拔。

毕业后,我扎根乡村教育,一晃就过了36年。我先后在8个乡镇的12所学校任教,2019年7月,担任宁德市古田县第一小学校长。在这里,我发现很多孩子对音乐很感兴趣,但学校音乐教学基础差,硬件跟不上。于是,我萌生了为孩子们创办钢琴班的想法。

为此,我多方奔走。2021年,成功争取到福建省政协牵头的捐赠项目,我们学校一次性获赠10台钢琴,并作为“圆梦”公益首站,成为全省首个拥有钢琴教室的乡村学校。

钢琴教室建立后,我指导少先队成立钢琴社团,组织音乐教师利用课后服务时间进行钢琴弹奏辅导。一到下午,钢琴教室总会传来“叮叮咚咚”的悦耳琴声,孩子们认真地练习手指技术,学习读谱、弹奏,从中品尝到无尽欢乐。

2022年,受福建群星青少年艺术研究院邀请,我们学校举办了一场“云上音乐会”,学生们纷纷弹奏自己喜爱的乐曲,表达爱的力量。那年6月11日,我还受邀带着数十名钢琴社团学生走出古田,来到罗源县福州民族小学参加由省政协主办的“同在蓝天下 同享音乐美——圆乡村儿童钢琴梦”公益活动,学生上台弹奏《没有就没有新中国》,悠扬的乐曲、优雅的姿态,赢得阵阵掌声。如今,学校的音乐教育体系更加完备,“天籁之声”合唱团与钢琴演奏交相辉映。

我还没上小学时,就特别喜欢捣鼓手工,摆弄些小玩意。原以为这种爱好仅仅是有意思的小游戏,没想到上学后,学校里开设了科技课程,老师带着我们,“鼓捣”更多更神奇的“小玩意”。

我最喜欢的活动是铁丝陀螺项目,老师教了我们很多技巧,很有趣。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再次参加科技运动会,拿一个闪亮亮的大奖。

参加比赛拿大奖,是廖昌荣同学的梦想,也是上一任老校长和我们学校全体教职工共同的梦想。以前,山村条件相对落后,但如今信息、交通都发达了,咱的学生娃儿也不能“坐井观天”。2018年,我们学校开始尝试参加科技运动会。刚开始,学生还有些不自信,老师们就不住地打气鼓励:“有梦想就要勇敢追。只要努力,总有收获。”终于,孩子们渐渐有了信心,科技活动也有了起色。

2019年,我开始带学生参加科技运动会。我发现一些学生文化课表现一般,但动手能力强。他们在科技活动中找到了出彩的机会,便纷纷加入科技小组,文化课表现竟然也有了很大进步。

气弓箭、水火箭和铁丝陀螺是孩子们最喜欢的项目。我和几位老师放弃课余休息时间,拟定计划,每天带着他们训练、提高。

比如,我和廖树文老师负责铁丝陀螺项目。为了让铁丝陀螺多转一会儿,我在办公桌旁铺上瓷砖,一有时间就打磨铁丝、寻找重心。时间久了,找到了窍门,铁丝陀螺转动时间终于从60秒、120秒变为180秒……学生们也劲头十足,一有时间就跟我们探讨其中要领。他们做得最好的一次是242秒,这也是全校该项目时长最久的一次。由于平时反复练习,学生们手上磨起了泡、流了血,但是他们依旧兴趣盎然,整天乐呵呵的。

水火箭教师廖世德、朱继刚、吴治华、董敏、廖球娣、周有芳,气功箭教师曹玉婷、黄冬平、袁宪、陶慧玲、郑凤娟等多位老师也在科技活动上花费了很多苦心,呵护着孩子们的梦想。

终于,我们在2021年桂林市第四届运动会上获得了两项冠军、一个亚军、一个季军的优异成绩;在第六届广西青少年科技运动会晋级赛上,又获得小学组水火箭比高和气弓箭打靶两项冠军。

掌声和鲜花,离不开市区教育部门的支持。记得去年儿童节,在市区镇教育部门支持下,我们小学开展了“科普大篷车进校园”活动。看着同学们好奇的眼神,我仿佛看到一颗颗热爱科学的种子在悄然萌芽,而我心里,更加明白作为乡村教育工作者的价值所在——帮孩子扬起人生之帆,向着未来的广阔蓝海远航。

光明日报记者 李晓、耿建扩、陈元秋、龙军、禹爱华、高建进、周仕兴、王斯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