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姆纳临近死海断层线 金属物质可升至地表

核心提示:我们的星球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自然奇观,蕴藏着无穷的能量,我们将把视角转向地球内部,那是个未知的世界,炽热、条件极端恶劣,它提供了我们赖以征服这个星球的原材料,但我们也付出了代价,这是人类历史中

这里是位于以色列内盖夫,沙漠的提姆纳峡谷,如今这里已一片荒芜,可是在6000多年前地此却见证了世界上第一个伟大的科技突破,我们的祖先意识到这里的石头蕴含着一个秘密,就像水晶洞里的石膏,这些绿色的孔雀石层是由从地球内部涌出的火山热液渗透进岩石而形成的,但与石膏不同的是孔雀石被加热会发生一种特殊的现象,它会释放出一种金属,铜,这是一项改变人类与地球关系的伟大发现。今天我们都将冶炼铜的过程视为理所当然,但在考古学家乌兹阿夫纳博士眼里,这却是一个史无前例的重大突破。

乌兹阿夫纳(考古学家):他们必须知道怎样从石头中提炼出金属,或者说怎样把石头变成金属,这是一项伟大的名符其实的技术革命,今天你仍可以看见提姆纳古老冶炼坑的遗迹,然而铜矿工人还留下了一个更为惊人的纪念品。

乌兹阿夫纳:他们就是用双手握着这样的石锤一点一点凿开岩石的,这是非常艰辛的工作。他们先是垂直向下挖开岩石,接着把碎石收集起来,每当发现指示有铜存在的绿色岩层他们就会顺着挖掘,然后从中提取出铜瘤。

解说:他们留下了由数百条矿道所组成的采矿网络,这是地球上最早的大规模采矿业,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这些产业化矿工深刻地改变了人类与周边地域的关系。在此之前人类只会采用身边随手可得的东西来制作工具,如石头、骨头或木头等,但现在人们首次把地球的自然资源转变成一种全新的东西。

乌兹阿夫纳:这就是古人用铜制成的一种工具,其优点是他们可以通过把熔化的铜倒入制作好的模具中,烧铸成任何他们想要的形状,然后将其打磨锋利,他们还可以通过铁锤使它更坚固,并在有需要时把它重新打磨锋利。

解说:而且铜还只是序幕,大约5000年前锡被加入铜里,形成了一种更加耐用的新型合金、青铜,到3000年前冶炼过程中引入了提炼术,这意味着可以从矿石中提炼出铁,金属工具成为了人类文明的基础,因此我们要对提姆纳的首批铜矿工人心怀敬意,但同时我们也要对地球内部心存感激,提姆纳能在早期历史中扮演重要角色,关键在于其地理位置,地壳分为巨大的板块,板块连接处的裂缝叫做断层线,提姆纳临近死海断层线,这条断层线把非洲板块和阿拉伯板块分开。

但它同时也将提姆纳与炽热的地球内部连接起来,炙热的地球内部是使我们历史发生巨变的一切金属的最终来源,这是断层线令它们升至地表,就像在墨西哥的水晶洞那样,可断层线早在金属被发现之前就开始了对人类历史的影响,事实上,自从人类文明诞生之初人类就开始被神奇地吸引到这些分界线区域中,你会发现为什么在伊朗卢特荒漠的旷野中,有数百个洞成排分布于地表,这些洞将有助于解释为何我们的祖先对断层线情有独钟,这些升降井每个都超过50米深,每一天,像侯赛因这样的工人会进去井下进行维护工作,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胆子小一点的人都会望而却步。

这些升降井只比人的身体宽一点,让人下去时会感到极为不适,还会引起幽闭恐惧症,在过去的2000多年里当地人徒手挖出了这样的升降井,而直到你下到井底他们从事这项危险工程的原因才会真正显现,地球上任何文明都必不可少的生存要素,凉爽新鲜的饮用水,这些水使得卢特荒漠中的这些偏远角落成为了该地区为数不多的一处繁衍城市文明的地方,这些流经升降井底部的地下渠道叫做坎儿井,这是该地区众多坎儿井中的一个,开凿于坚硬的岩石上,只为获取深藏于荒漠底部的地下水,大多数荒漠底部都存在在地下水,可是一般都太深,没有切实有效的方法汲取到。

不同的是这里是断层线地带,断层带内充满了厚厚的粘土,它们是由断层带周围的岩石相互摩擦所产生的,这些粘土堆积成一个不透水的土坝,将高山上流下的水截拦住,汇集出一个地下水库,在此处开凿坎儿井作为导水渠,剩下的就交给重力作用了。坎儿井是早期供水工程中一个极富巧思的实例,升降井只是进入地下水渠的入口,以便必要时对它们进行维修,如今坎儿井仍在将卢特荒漠的地下水疏导至附近的巴姆城,同时还灌溉着该地区闻名遐尔的椰枣林,事实上如果你回顾古代世界,你会发现断层带水还有首批城市的发展,三者之间的紧密联系。

2000多年前,约旦的佩特拉古城曾是中东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中心,该城沿着死海断层线的一个分支而建,完全依赖天然泉水,泉水沿断层线涌出,为佩特拉城的灌溉系统不断输送水源,附近的杰里科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更特别的是古罗马城市,希拉波里斯,该城紧靠这些白色的岩石阶地修建,这里重要的不仅仅是水,人们还认为它水中所含的矿物质具有恢复元气的功效,因此希拉波里斯也成为了罗马帝国一个著名的疗养中心,不论是矿物质、金属还是水,古代文明总是一次次被断层线从地底带来的资源所吸引,正是这种吸引诱使古代世界中11个最重要的古文明不知不觉将它们的城市建立在了板块交界线年前的青铜时代,克里特岛是米诺斯人的家园,加拿大考古学家桑迪麦吉利夫雷多年来一直在研究米诺斯文化的重大意义,而此地就是米诺斯人最重要的文化遗迹。

桑迪麦吉利夫雷:这里是克诺索斯欧洲第一个伟大文明的中心它由一流的石工建造,而且显然是出自天才建筑师的设计,这里是米诺斯帝国的心脏,你必须把米诺斯人想象成一个擅长于诗词歌赋和戏剧创作的民族,他们生活在一个非常非常奢华的社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