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乐”霸主雷丁申请破产:超6亿元经销商预付款未兑现仍在招商

2023年5月5日,山东潍坊昌乐县法院公告显示,雷丁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已申请破产,曾经的“老头乐”龙头大哥大厦将倾。

北青深一度了解到,从2021年起雷丁汽车的芒果系列电动车面向全国招商销售,也是从这年底开始,出现了无法向经销商交车且无法退款的情况。据不完全统计,全国500多家雷丁汽车经销商的6.38亿元预付款尚未兑现。

雷丁汽车一位高管向经销商解释称,企业从“老头乐”转战电动汽车后,低估了“造车”的成本投入,导致巨额资金亏空。但引人质疑的是,在已经出现“交车难”的情况后,雷丁汽车仍未停止招揽新的经销商。

雷丁汽车成立于2008年,前身是潍坊比德文电动车有限公司,创始人李国欣靠低速(三轮、四轮)电动车起家,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老头乐”。在低速电动车行业,雷丁汽车的销量曾一度超过市场的三成,成为该领域“龙头大哥”。

2015年,河南洛阳的刘若飞看到雷丁发布的低速电动车广告,他主动联系销售人员,签约成为了当地宜阳县的代理商。经营四年之后,雷丁的低速车质量、售后都不错,故障率也偏低是他的直观印象。

2018年底,工信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开展低速电动车生产销售企业清理整顿、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建立长效监管机制。按照“升级一批、规范一批、淘汰一批”总体思路,建立完善低速电动车管理体系。

这一纸《通知》令雷丁所处的低速电动车赛道变得前景不明。为求转型,雷丁汽车先是在2018年4月收购陕西秦星汽车,获得新能源商用车和特种车生产资质。2019年1月又斥资14.5亿元收购四川野马汽车,一举拿到新能源汽车、燃油乘用车和客车的生产资质。根据雷丁汽车事后发布的信息,这14.5亿收购资金中,有13亿元是昌乐县政府进行担保的贷款。

收购野马后,雷丁曾在2019年推出三款电动汽车,续航里程从100公里到470公里不等。刘若飞曾经少量订购了上述车型,评价并不高,“实际上是用了低速车的车壳,装配了更大电机和更长续航的电池。但价格不低,享受(新能源)补贴后,最便宜的也要4.98万,市场反馈不佳。”

“从2015年到2019年上半年,雷丁的模式是只需要打1000元定金,车配好后再付尾款。尾款到位当天或者第二天就可以发车。到了2019年10月收购野马后,变成需要全款订车,而且打款后也要拖延一周到十天才能发车。”刘若飞告诉记者。

2020年,雷丁又推出芒果系列电动汽车,部分低速电动车代理商也跟随转换“赛道”。当业务员询问合作意向时,对雷丁经营情况已有所疑虑的刘若飞并未答应。但他身边不乏三四月份就签约的经销商,两个月后陆续收到汽车。

在亲自试驾、体验比较满意后,刘若飞也在2021年6月底和雷丁签署了协议,并在6月27日打了5万元保证金和37万余元车款,订购了10台芒果系列电动汽车。

直到一个月后的7月30日,刘若飞的第一批四台车才发货。据他回忆,雷丁河南区域业务经理对此的解释是:产能不足,订单量大,所以需要多打款才能发车。发车会少于订购数量,但后期产能肯定能提上来。

刘若飞回忆称,此后的每个月,他基本都会给雷丁打款,业务经理也会用其他经销商的订购情况来“刺激”他。这种情况持续到2021年底,刘若飞总计收到19台车,仍有价值50多万的车辆没有发货。

雷丁汽车还于2021年春开始大规模招商,吸引了相当一部分有汽车行业经验的新经销商入局。当年10月,在汽贸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高浩炜经朋友介绍加盟雷丁,成为了江苏盐城市的代理商。

高浩炜一开始就预定了40多台车,保证金和车款合计约160万。虽然订车数量更多,但高浩炜的收车情况并没有好过刘若飞。打款的第二个月,他只收到了5台现车。到年底,雷丁江苏区域的销售经理一直向高浩炜表示厂家资金紧张,要求他继续打款才能发车,高浩炜后续又向雷丁汇去20多万的货款。

高浩炜的汇款始终没有兑现,他在2022年3月和5月先后两次到山东昌乐交涉,在雷丁产业园门前,他见到了更多同样来讨要说法的经销商。

即便在已经出现“交车难”的情况下,雷丁汽车在2022年下半年还在陆续招揽新的经销商加入。

2022年7月,来自乌鲁木齐的杨建民订购了10台雷丁芒果系列车型,先后两次向雷丁控股的四川野马汽车汇款60多万元,并特意找了一间436平米的门面房作为新店店址,年租金十几万。

8月6日,杨建民收到雷丁西北大区销售总监罗超的微信,对方称车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物流公司发货。但两周后罗超突然再次发来消息称:因原材料疯狂上涨、公司大面积投资建设生产基地,情况在前半年十分艰巨。公司已和成都市政府签署融资框架协议,希望作为投资人,能再宽限一些时间。

一句“投资人”让杨建民心中一惊:他一个加盟经销商,怎么变成了对方口中的投资人?伴随着这条消息而来的,还有罗超口中一再拖延的发车进度,到了当年10月,杨建民还是一辆车都没收到。

多位接受深一度采访的经销商表示,在与雷丁方面交涉时,对方解释多称:优先组织往国外发货、因疫情配套件到不了、成都方面融资还没到位等理由。

在2022年疫情间隙的9月中旬,杨建民见到了雷丁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伟,对方回绝了他一次性退款的诉求,并提出了一套“可持续”逻辑。

在两人的对话录音中,刘伟表示:如果把进来的钱全都退给经销商,就无法维持正常经营。分期退款可以保证经营运转,只有雷丁公司长期经营下去,才能把所有问题解决。不管是欠供应商还是欠经销商的,现在已经有了“大窟窿”,总归是需要去填的。如果公司不能正常生产、生存下来,那可能彻底兵败如山倒。

但杨建民认为,在刘伟的解释中存在自相矛盾。刘伟承认自2022年春节后,电动汽车发货确实存在较大缺口,有些外围市场从2022年初就没发过货。但同时,雷丁汽车仍在招纳新的经销商加入。

雷丁拒不发车、拖欠预付货款的情况发生后,昌乐县成立的工作组曾向经销商统计过诉求。一名经销商提供的经销商打款、收车明细表显示,在2022年春节后仍有经销商入网打款,收车情况惨淡。

多名受访者认为,雷丁利用经销商之间的信息差,拿出部分现车吸引更多不了解其经营状况的新人加盟,以套取更多预付车款作为资金。这一行为使得经销商一侧预付车款的窟窿越来越大,难以弥补。

公开信息显示,从2022年12月至今,雷丁汽车及其控股公司被冻结股权数额约为5.97亿元,其中单笔最大冻结股权为1.2亿元,冻结期限三年。

2022年9月,销售副总刘伟向杨建民解释公司资金困境时称,其中一个原因来自于收购四川野马带来的隐性债务。公司收购野马付给对方12.9亿,但算上附带债务实际上接近50亿。雷丁没有请第三方尽调公司进行尽调,交割后发现很多隐性债务。

但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2月底,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一则匿名转让股权协议。该转让信息标的名称为“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99000万股股份(82.50%股份)”,转让底价为12亿元。后经媒体多方查证,确认此标的为四川野马汽车82.5%的股权。而在当时的挂牌信息中,明确显示了野马汽车总负债为38.34亿元。

此外,刘伟在与经销商沟通中称,收购野马进入电动汽车赛道后,资金投入规模超出公司预期。“如果做低速车,拿出5个亿来在体系内周转,就是很OK的。因为低速车的出厂价是2000多块钱一台,10万台也才两个亿的销售额。算上零部件和给供应商的提前打款、营销费用、内部循环费用等,5个亿差不多就够了。低速车的车壳尺寸和雷丁芒果差不太多,因此之前公司内部认为高速车20亿的资金也就够了。但是突然玩汽车、进入这个赛道之后,发现完全不是一个体量上的。要玩这个体系,可能需要80亿甚至100亿,所以公司的整体资金压力变大。”

“当时公司对于所需的资金规模预测没有那么高。公司对于资本的认知不够,老板做民营企业出身,对资本注入的疑问比较多,自己辛辛苦苦干到50岁,担心自己的产业最后被资本套牢空手而归,所以对接触资本这件事一直没有太重视。”刘伟解释称。

在深一度获得的一段2022年12月的对话录音中,雷丁汽车副总经理王全波对经销商表示,公司没有躺平等着破产,仍在奔波各处想办法获得资金。

在这段录音中,王全波解释称,具有国资背景的潍城西部投资发展集团曾承诺投资4个亿,最后只到了1.5个亿。昌乐当地政府曾承诺的担保事项出现反复,正在协调中。

根据此前雷丁汽车在其官方公众号宣布的A轮融资情况:整体融资规模为32亿元,该轮融资将于11月底开始陆续到位,此次A轮融资由潍坊市潍城西部投资发展集团领投,省市国有资本、产业和民营资本积极跟投。雷丁汽车实际控制人李国欣口中的30多亿元融资,在时间和资金规模上与此轮融资大致吻合。

据深一度了解,今年4月底,有经销商就雷丁货款的资金流向向昌乐县有关部门询问,对方回应称企业不涉及违法,政府无法干预。

2022年9月,刘若飞等五家经销商到山东昌乐维权。经雷丁所在的朱刘街道办、昌乐县信访局协调后,雷丁才提出了签署五个月分期退款协议的解决方案。

“厂家给了15台低速车,让我们五家经销商自己分。我分到了两台低速车,总价值4.9万。抵扣后,雷丁还欠我54万多的预付车款。”刘若飞称。

2022年10月,雷丁本该退还刘若飞第二笔货款。但在月底,河南区域的业务经理主动告诉他,厂里的资金没有到位,需要经销商再“耐心等一等”。此后,在当地信访局协调下,雷丁汽车又给出了一个新的退款日期,依然没有兑现。

据深一度了解,目前,全国各地多名经销商曾分别向昌乐县公安局或企业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报案,但均未接到立案通知。

2022年10月9日,广东江门的经销商许广利与另外四位经销商到潍坊市昌乐县公安局朱刘派出所以合同诈骗为名报案,并提交了相关证据。11月7日,许广利等五人收到昌乐县公安局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书》。昌乐县公安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

2023月3月,一位经销商在广西梧州市公安局兴龙派出所报案,控告山东雷丁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涉嫌诈骗。据他称,派出所民警曾口头表示可以立案。但此后派出所领导内部对是否构成诈骗存在分歧,最终没有立案成功。

今年4月6日,刘若飞等河南经销商集体到河南省公安厅递送了一份报案材料。到场经销商共62家,涉及拖欠货款7000万。据不完全统计,整个河南省经销商被拖欠货款过亿。截至目前,河南公安机关尚无明确答复。

杨建民更早开始通过法律维权。由于律师认为诈骗定性困难,且需要通过公安、检察院提起公诉,过程复杂。2022年10月,杨建民在成都市龙泉驿区法院对雷丁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比德文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四川野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和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提起了民事诉讼。

2023年4月27日,成都市龙泉驿区法院作出判决,要求四川野马汽车销售公司及四川野马汽车有限公司赔偿杨建民的货款、部分租金及其利息。

杨建民告诉记者,判决书送达15日内,被告方并未提起上诉。但因为雷丁汽车的资产被大量冻结,赔偿面临执行难的困境,律师建议他做好心理准备,面对漫长的执行过程。截至发稿时,四川野马汽车销售公司及四川野马汽车有限公司并未执行赔偿。

2023年6月,多名经销商表示,雷丁汽车的破产重整申请被昌乐县人民法院驳回。据经销商了解,驳回与没有确切投资方有关。

6月26日,昌乐县信访局一位负责人向深一度记者表示,县信访局已按照相关的职责,将经销商诉求转交到相关责任部门,履职到位。相关部门也已经启动了相关工作,各个部门都在依法依规努力推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