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出狱却遭遇《空中监狱》的阴谋:好人坏人根本分不清

美军突击队拥有辉煌的历史,多少年来他们冲锋陷阵,始终奋斗在战争的第一线。除了士兵阵亡外,退伍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在新的一批退伍人员中,波恩就是其中一员。

相比较于参军,他更在意的是怀孕的妻子特里希亚。波恩迫不及待的来到她上班的酒吧,聆听着肚子里孩子的动静,这种声音比世间任何音乐都动听。

旁边的小混混打断了他们的温存。特里希亚劝阻他,不想他回家的第一天就发生意外。未料这伙小混混并没有放弃,趁着两人上车之时找上门来,忍无可忍的他与小混混发生了争执。

波恩出身精锐部队,学到了不少格斗技术,一名小混混拿出了刀子,波恩出于战斗本能,反手刺进了小混混的脖子,导致对方死亡。于是波恩被指控一级过失杀人罪,被判十年刑期。就这样他被关进了联邦监狱。

随着时日的增长,他错过的女儿出世的机会,特里希亚给他寄来了女儿的照片,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而自己却无法陪伴在她的身边,这更加加剧了波恩心中的愧疚。

为了回家,波恩在监狱里遵纪守法,在第七年由于良好的表现争取到了假释。而这一天正好是女儿的生日,他特地买了一份生日礼物——一只毛茸茸的兔子。

在有一个空中监狱的说法,所谓的空中监狱是联邦为了转运全美最危险的囚犯,而专设的飞机,里面都是些罪恶滔天、穷凶极恶的人。而今天正好有一批囚犯,将被转运到几百公里外的费罕监狱。

回家,与他同行的还有同居牢友奥黛。他患有糖尿病,出远门前必须打一针胰岛素。法警翠西声称会在飞机上给他注射。

负责地面监控指挥的是文斯和约翰探员。不过相比较这次任务,约翰更喜欢炫耀自己的跑车。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决定在飞机上安插卧底,确保对实时情况了如指掌。在转运的这批囚犯中,有因妻子出轨杀掉岳父一家的坏小子比利、大毒枭的儿子阿丧,还有不起眼的黑人小哥皮球,以及杀死十一名牢友的阿杜。当然也少不了搭便车的波恩。

随着一切准备妥当,飞机升上了天空。这趟不平凡的旅程,注定有一个不平凡的经过。

飞机刚起飞不久,皮球从嘴里拉出一根长长的线,线的一端包裹着一小瓶汽油,他将汽油泼到旁边囚犯身上,接着用火柴点燃了他。突如其来的大火吸引了法警的注意,皮球趁着混乱打开了关押重刑犯的所有牢笼。

在这混乱中,胰岛素被打翻在地,没过多久,飞机就被囚犯们控制,阿杜来到驾驶舱,逼迫机长向地面汇报一切正常。

波恩并没有轻举妄动,一直在座位上静观其变。一名囚犯试图侵犯被控制的女法警,波恩平时最见不得就是欺负女人,于是上前阻止,两人因此结下了梁子。

阿杜随即宣布了接下来的计划,原来是大毒枭法兰迪幕后策划了这一切,目的是为了救出被关押的儿子阿丧。按照预定计划,这架飞机将在卡森市机场停留,会在那里下六个囚犯,上十个新的囚犯,而这批新犯人中就有阿杜需要的驾驶员和阿丧。

这时安插在囚犯中的卧底挟持了皮球,结果太紧张被一枪干掉。不幸的是,本应下飞机的六名囚犯了三个白人,这就需要其他人充数。波恩本打算下飞机求救,但看到必须蒙脸和封嘴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在脱卧底的衣服时,发现了其身上的录音设备。波恩灵机一动,将设备藏进了一个下机犯人的身上。没想到连上天都在帮助他们,卡森

在交接犯人的过程中,谁也没发现囚犯变成了法警。新上来的驾驶员长毛拆除了飞机的定位装置,让皮球装到了别的飞机上。与此同时,法警在之前关押阿杜的牢房内发现了一个暗洞。文斯通过检查发现,里面是飞机的平面图以及越狱的计划书。

他赶紧给卡森市警方打去了电话。随着大批警车的返回,阿杜知晓计划已经败露,立马让长毛启动了飞机,连挚爱皮球都不顾了。

文斯和约翰决定立马派出武装直升机进行追踪。波恩找到阿杜,询问他有什么计划。阿杜大大方方的告诉他,飞机将前往临纳机场,有人在那里接应。

此时奥黛病情发作,如果再不注射胰岛素,那他性命堪忧。坐在波恩旁边的是超级大坏蛋加兰,在逮捕之前,他杀害了三十人,是名副其实的变态杀人魔。

地面上约翰找来了武装直升机准备武力反击;与此同时,长矛发现飞机起落架被卡住,波恩被迫来到机舱修理,原来起落架上正是着急上机的皮球的尸体。波恩心生一计,在尸体上写下飞机即将降落的机场及求救信息,然后丢了下去。

地面上一对夫妇正在讨论中午吃什么,接着一具尸体掉在了他们的车上。夫妇根据上面的求救信息找到了文斯探员,从而得知了飞机将在林纳机场降落,他赶紧打给了约翰,但对方只相信追踪信号。

无奈之下,文斯只能一边林纳机场附近的警方,一边准备赶往那里,这时他看到了约翰的跑车,立马将其征用。

飞往机场的途中,比利发现了波恩的假释文件,手里还拿着兔子玩具。动他可以,但谁也不能毁了他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在乱斗中,比利被波恩来了个透心凉。

约翰驾驶的武装直升机找到了信号源,当越过山顶时,却发现发出信号的居然是观光团的自驾机。上当的他赶紧命令掉头赶去林纳机场。

阿杜一伙的飞机降在了林纳机场,轮子陷进了泥坑,他们打探一番,却没有看到接应的人。

加兰看到一位小女孩,他径直走了上去。小女孩看到他不仅不害怕,还唱歌给他听。伴随着稚嫩的歌声,加兰附和起来。

波恩在找胰岛素时,发现了藏起来的飞机。原来法兰迪只想救出自己的儿子,而其他人他准备杀人灭口。

危急关头,文斯冲了出来,两人联手干掉了接应的人。文斯知道他是好人,也是他一直给自己传消息,两人打了个照面,随即分开。

此时警方的支援终于赶到,由于飞机陷在了泥坑里,拉出来需要时间,阿丧趁所有人不注意,准备开着那架准备好的飞机逃离。

文斯本着不放走任何一人,用栏杆拦下了阿丧,阿杜这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他将烟头丢在了汽油上,阿丧瞬间变成了火人。

接着他进行了拦截部署,准备将这股前来支援的警方吃掉。于是当警方到来时,正好进入到阿杜的包围圈,警方死伤惨重。

波恩在医疗箱中找到了胰岛素,他冒着枪林弹雨,跑到了飞机前,将绳子拴在了混凝土桩上,接着为奥戴注射了胰岛素。

此时的飞机已经被拖出了泥坑,一伙囚犯启动引擎,准备离开这里。阿杜也解决了缠住的绳子。

飞机上阿杜发现了一封信,通过之前的种种,怀疑内部出现了叛徒。他用枪指着女法警,威胁叛徒主动站出来。波恩本想承认,结果被奥黛抢先一步。阿杜愤怒不已,立即给了他一枪。

这时文斯和约翰坐着武装直升机追了上来,由于阿杜拒不服从降落,直升机只好开火。

波恩看着受伤的奥黛,八年来是他陪着自己度过了那段监狱时光,两人因此成为了好朋友。波恩决定不再隐忍,他主动出击,将囚犯一个个放倒,接着威胁驾驶员,让他选择就近降落。被隔离在外的阿杜只能干着急,很快飞机的一个引擎停转,无奈之下,驾驶员只能选择在市区降落。凭借着熟练的驾驶技术,飞机成功停在了赌场门口。

闻讯赶来的警方逮捕了所有犯人,波恩告别女法警,准备去参加女儿的生日party。

这时他和文斯同时看到了逃走的阿杜,两人立即追了上去。在隧道内,波恩将手铐铐在阿杜的手上,车子撞到了一辆运钞车,瞬间燃起了大火,而阿杜被甩到了一条运输带上,只能眼睁睁看着铁锤砸下来。

因为玩偶被弄脏,他紧张地在衣服上擦拭,女儿小心翼翼接过了玩具,拥抱着从未见过的父亲,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一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