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者 佩雷斯:未来属于敢做梦的人

,在当时饱受中东战乱的以色列人民和世界人民看来,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然而

1934年,当西蒙·佩雷斯来到以色列时,他只有11岁。他发现以色列只有一小块土地,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住所。这块土地的北部是沼泽地,南部是沙漠。他们当时就意识到,以色列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依靠人民智慧而不是土地建立起来的国家。

舍米·佩雷斯向我解释,以色列建设基本上有四个创新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定居和建设所有的城市和村庄,需要在水、农业和能源方面进行创新,以便居住下来。

第二个阶段是建设国防工业和国防部队从而保护自己,因为周围没有山,土地非常小,而且那时处于敌人环伺的环境下。因此,西蒙·佩雷斯开始领导以色列建造,发起了以色列航空工业的建设,进入了太空,研发了导弹,并开始设计网络安全的基础设施。

第三个阶段是发展经济。当西蒙·佩雷斯在1984年第一次成为总理时,以色列经济正处于崩溃阶段,当时的通胀率高达444%,而他在一年内将通胀削减为零,并开创了人们现在所熟知的“创业之国”。他的想法一方面是邀请全球企业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将知识带到世界各地,联通世界,并支持在以色列建立创业公司。同时,以色列的年轻人在参加义务兵的过程中接触到最前沿的技术和受到很好的训练,帮助他们在退役后能成功创业。

在西蒙·佩雷斯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一直致力于为和平而创新,为以色列塑造一个新的明天,建立一个“新中东”,一个创新和创业蓬勃发展、提供大量就业机会、和平共处的中东,因为他相信一个依靠科学和技术发展经济的国家,其发展是不需要以其他国家的损失为代价的。

创新是增长的代名词,全球各国政府都希望打造出属于自己的硅谷和特拉维夫。在中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企业界对以色列的兴趣更是迅速升温,近年来不断带团队到以色列取经、交流。从这片土地上,中国人能够学习到什么成功的秘诀呢?

佩雷斯指出,以色列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就像一个大家庭,互相帮助。以色列部门间的合作十分成功,在跨学科领域合作和技术突破方面很成功。佩雷斯谈到为什么以色列人可以这么团结,因为他们肩负着巨大的使命,认为国家还未完全实现安全和富强。所以,就算他们之间互为竞争者,也愿意跟彼此分享很多的技术知识和行业讯息,不同的部门之间也愿意互相帮助。他们觉得大家通过通力协作,可以一起把他们的生态系统变得更好,一起把国家提升到更高的水平,用他们的科技和智慧去改变世界。

而且,“我们可以直呼首相、总统或部长的名字”,这让他们真正可以超越思维的边界去思考。“以色列太小了,不能有小梦想。”佩雷斯指出,以色列人拥有远大的梦想。

以色列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现在改名为创新局,是政府建立的一个非常特殊的机构。最初创办时的目的是为被投资者认为太过早期或风险过大的创业公司提供资金,以确保他们投资于创新、知识产权和新技术。而现在则会寻找整个生态系统里哪里出现问题需要扶持,哪里需要投资发展新兴市场、新的专业技能,从而使以色列位于全球技术进步的前沿。与其他国家政府成立政府基金去投资单个创业公司不同,以色列政府更注重打造整个生态系统,“我们在研发上的投资相对我们的GDP都是最高的。”

以色列拥有6600家初创企业,每年大约有100亿美金流入这些公司。而以色列由于成功创新,今天的人均GDP已经超过4万2千美元。总结以色列创新成功的原因,佩雷斯认为主要有三点:首先是生存需求。以色列没有获得任何自然的恩赐,所以必须在国防和经济上创新。其次,佩雷斯指出全世界犹太人的价值观就是让世界变得更好,为世界做出贡献。“当我们开发技术时,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开发技术, 我们会关注世界各地的问题,因为我们必须要面对全球市场。” 第三,犹太人从不满足于他们所拥有的,总是认为可以做得更好。

而佩雷斯认为,这种为了生存需要和必要性而拼搏的驱动力,在年轻人身上并没有减少。“我们今天的年轻企业家有更大的想法,更大的梦想,追求建立更大的公司,而不仅仅是为别人创新。”他还指出,现在的年轻一代追寻工作的意义,想创办的不仅是成功、而且还要对人类有贡献的公司。

以色列的创新经济占到GDP的15%-20%,全球第一,但同时也面临挑战。佩雷斯认为,一方面,他们必须继续前进,步伐在加快,他们不害怕竞争的出现,但害怕自己会慢下来。另一方面,又需要确保人们不会落后,因为如果他们落后了,社会凝聚力就会瓦解,政治上会被分裂为左右两派。

对于建立大公司的新企业家来说,他们有责任确保他们开展的事业更具包容性,而不是制造隔阂,必须共同努力创造更多机会,帮助更多人摆脱贫困,不仅要创造增长,也要缩小差距。对于政府来说,我们必须调整法规、监管制度和采用正确的价值观去引导人们使用创新技术;为年轻一代提供能够帮助他们去应对新时代挑战的教育。而对于个人来说,在今天不仅身处不同的国家,还身处不同的社交网络、不同的群体,必须注重自我管理。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好中国和以色列科创合作的前景,两国在创新上可以实现很强的互补效应,以至于有这样一种预判:中国和以色列代表着亚洲创新的双子星。

在佩雷斯看来,中国对于以色列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作为一个创新的国家,不能封闭,必须敞开心扉,必须开放,必须有开拓新市场和寻找合作伙伴的能力。”他说,“如果你想走得远,就要和别人一起走。”

以色列和美国的关系一直很密切。在美中贸易冲突期间,以色列如何看待这一点?佩雷斯指出,以色列“尽量不让它成为以色列的问题,”试图在这种紧张局势中不偏袒任何一方。“我们站在创新的一边,站在技术为世界提供解决方案的一边,以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 佩雷斯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把创新变成战争的工具。而在他看来,创新应该是战争的对立面。“战争意味着我赢,你输。创新意味着你很棒,我也很棒,没有人会输。”

让我们依靠科学技术的力量,运用创新的思维,一起携手创造一个只有赢家的未来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