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Ⅱ与霍克Ⅲ、飞翔在东方的北美苍鹰

上世纪30年代初,寇蒂斯公司成功地为美国海军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架真正意义上的专业俯冲轰炸机XF8C-4“地狱俯冲者”(Hell diver即第一代地狱俯冲者,寇蒂斯此后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先后研制的双翼的SBC俯冲轰炸和单翼的SB2C俯冲轰炸机分别为第二和第三代地狱俯冲者)。

地狱俯冲者的成功促使人们引申出了战斗轰炸机的概念—一种单座的多用途的万能战斗机,既可用于海上防空也可用于对地对舰攻击,明显更加符合航母舰队海上作战的需要。第一种这样的万能飞机是由波音公司制造的XF6B-1,该机于1931年试飞配备625马力的莱特R-1535-44发动机,是一款纯正的双翼飞机。

对此,波音的老对手寇蒂斯以一种近乎于欺骗的方式做出了回应—寇蒂斯公司明白在现有的飞机中没有哪一架的性能可以胜任如此多种多样的任务,却又拒绝设计一款全新的飞机,因为寇蒂斯认为对自家的陆基P-6E战斗机进行彻底的修改更适合此目的。于是,陆基版本的寇蒂斯飞机与海基版本的寇蒂斯飞机再次发生了“基因上的交流”,并因此诞生出了相当出色的后代。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有必要放弃久经考验的V-1570液冷发动机(主要来自于海军方面的压力,坚持要求使用气冷发动机),并添加了大量的设备(包括海上必备的无线电台等),不过,这些改进并没有对原有的飞行特性带来特别重大的变化。

于是,在1932年4月16日,寇蒂斯公司同时开启了2架新的原型样机的测试工作。分别是配备莱特R-1510-98双排星型气冷活塞发动机和3叶螺旋桨的XF11C-1,与配备莱特 R-1820-78单排星型气冷活塞发动机和2叶螺旋桨的XF11C-2。在经过比较试飞后,军方对第2架样机显示出了更为浓厚的兴趣,并于1932年10月18日订购了28架量产型的XF11C-2。相比于原型P-6E,该机应海军方面的要求对其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进—由于换装了新型的星型气冷活塞发动机,需要对机头整流罩进行重新的设计,为了配合使用大直径的2叶螺旋桨增加了固定式起落架支柱的高度。增加了上翼高度以扩大飞行员的视野,并在机翼内设置了配有充气囊的特殊隔间,用于在海面紧急迫降时增加浮力。在扩大了小型储物隔间中配备了救生筏和急救箱,这对于在海上执行任务的飞机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最后,为了匹配加装的着舰钩,换装了新的方向舵和尾轮。该订单于1933年5月27日全部完成,该批次的最后一架飞机配备了经过改进的R-1820-80发动机,第一个接收这些飞机的作战单位是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所属的VF-1B战斗机中队。

寇蒂斯XF11C-1原型样机,采用传统的钢管桁架机身结构和织物蒙皮,配备3叶螺旋桨。

陆军测试了XP-22(此前P-6E参加陆军战斗机比较测试时的编号)然后放弃了该机,转而选择使用更为现代化的单翼飞机。相较之下,事实证明,美国海军是一个更为强大的保守派—海军并不打算放弃双翼飞机。一方面,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航空母舰较短的跑道决定了海军必须对于飞机短距起降能力提出较高的要求,但另一方面,这也导致了海军的飞机在发展上与陆军的飞机相比存在着不可避免的滞后现象(美国的航母舰队直到40年代初才进入到了单翼时代,设法抹平了这种发展上的滞后)。

为了设法将飞机上舰以后的性能维持在设计要求的水平范围之内,寇蒂斯公司决定将宝押在减小机身阻力改善飞机的空气动力学特性上。经过改进后的飞机被称为XF11C-3。

在对XF11C-2进行现代化改进时,寇蒂斯公司的工程师大幅修改了机身和起落架部分的原始设计,其中包括将主起落架改为可收放式(为此不惜在机首发动机整流罩后部左右两侧下方机肋部设计了一个膨出部分,用来收纳主起落架车轮)。当然,这个决定并不受所有人欢迎,因为这样做需要增加飞机机身的尺寸,同时还破坏了飞机流畅的外形。但是采用可收放的起落架后可以将该机的最大平飞速度由323千米/小时,提升至366千米/小时,尽管起飞重量增加了,但美国海军仍于1934年2月26日订购了27架F11C-3。

寇蒂斯XF11C-3原型样机 注意其机腹的复杂构型,为了配备可收放式起落架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F11全系列的所有飞机均配备2挺7.62毫米口径的机枪作为常规武器。并且由于是战斗轰炸机,因此可以在机腹中心线千克的炸弹,而不是以往的副油箱,或者在翼下挂载4枚51千克的炸弹执行轰炸任务。在海军F11系列主要负责俯冲轰炸,因此其中一些飞机(尤其是在萨拉托加号上服役的那些F11C-2和F11C-3)后又于1934年3月被重新命名为BFC-2和BF2C-1。

BF2C-1后于1934年10月被转移到了突击者号航空母舰上服役,这也是美国海军装备的最后一款寇蒂斯战斗机。在上世纪30年代中期,美国军火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竞争对手—格鲁曼公司,该公司不但逐渐将寇蒂斯公司和波音公司赶出了舰载战斗机市场,还大量抢占了轰炸机订单的份额。

这就是F11C“苍鹰”(Goshawk)在美国海军服役的故事。虽然在国内与格鲁曼的竞争处于下风,但寇蒂斯公司对于该机出口态度非常积极,以“霍克”(hawk/鹰)式的名义总共向国外订单提供了251架飞机。所有的出口型飞机都是在最成功的F11C-2和F11C-3基础上设计的。因此,霍克Ⅰ实际上就是换装了莱特旋风R-1820F-3发动机的F11C-2,霍克Ⅱ与霍克Ⅰ的不同之处是取消了2个机翼外挂副油箱,但内部燃料箱扩充到了94加仑(约356升)霍克Ⅲ是换装R-1820F-53 发动机和3叶螺旋桨的F11C-3,而专门为阿根廷制造的霍克Ⅳ实际上就是拥有全封闭驾驶舱霍克Ⅲ。另外,在所有的霍克机型上均拆除了美国海军标准的无线电台和舰载机装备。

霍克的主要出口对象是第三世界国家。其最大的客户是中国,除中国外,土耳其(24架)、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古巴、以及泰国也进口了一定数量。另外在30年代中期还有2架霍克P型出口到了德国,成为了重建的德国空军装备的第一款现代化的战斗机。

中国最早购买霍克战斗机的是广东空军,在抗日战争爆发前的1933年,共计购买了18架霍克Ⅱ型战斗机。而隶属于南京国民政府的中央空军此后也购买了32架,这些霍克Ⅱ很多都是以“航空救国”的名义由民间爱国人士集资购买,1936年“两广事变”后广东空军所属的飞机和飞行员基本上全都归顺了南京国民政府。

1936年初,南京国民政府以为当时的国民政府委员长蒋介石祝寿为名再次在民间发起了集资献机运动,共筹得捐款350余万元。这笔款项的绝大部分被用于购买霍克Ⅲ型整机和零部件,再加上广东空军此前订购的9架,使中国共订购霍克Ⅲ型总数达到了102架,再加上此前购买的50架霍克Ⅱ,来自美国的霍克系列战斗机便成为了抗日战争初期战机总数尚不足300架的中国空军当之无愧的骨干力量。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中央空军颁布第一号作战命令,调驻河南周口的第4大队赴杭州保卫笕桥机场,空军第4大队遵照命令出动霍克Ⅲ型战斗机3个中队共27架移驻杭州。

空军第4大队大队长高志航(前排右二)在东北空军时期留学法国巴黎莫拉纳航校期间的留影,1931年918事变后不甘心做亡国奴的东北空军飞行干部70余人流亡关内加入了中央空军参加对日作战,因此第4大队半数以上都是东北籍。

8月14日凌晨,华东沿海一带正值台风过境,长江中下游及苏浙两省均笼罩在一股巨大的低气压下,暴雨区域达300公里,风速达到了每秒22米。在这样的恶劣气候条件下,日军第三舰队指挥官不得不在在5点30分取消在6个半小时前下达的攻击命令,决定在天气好转之前暂停空袭。

二、14日凌晨2点,令空军各大队对敌在上海及附近水域的重要目标据点实施连续轰炸。

就在前一天的8月13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与中国守军上海发生了交火,为此日本海军第三舰队曾计划在14日空袭南京、南昌、杭州等地的中国空军机场,企图一举歼灭中国空军的有生力量。然而令日本侵略者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空军却在暴风雨中勇敢地起飞了。著名的814空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14日凌晨2点30分,空军第24中队中队长刘粹刚带领9架霍克Ⅲ率先于杭州机场起飞,沿长江向东搜索前进,一直飞到川沙县附近才发现日舰踪迹。当即率队对敌舰实施俯冲轰炸,在战斗中敌舰尾部中弹,马上冒起了滚滚浓烟。随后空军各大队战机陆续起飞,给予了侵华日军沉重的打击。当天,中国空军共计出动飞机76架次,分9批集中轰炸了日本海军陆战队驻上海的司令部、弹药库、登陆码头等重要的军事目标。

从8月14日一早开始,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部便接连接到了部队遭遇到中国空军空袭的消息。第三舰队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决心动用全部力量对上海周边的中国空军基地发动攻击,但不凑巧的是在强烈的台风干扰下驻长崎的木更津航空队以及航母舰载机部队均无法执行作战任务。因此最后出动的仅有鹿屋航空队所属的驻台北的18架96式陆上攻击机。这18架96式陆攻被分成两个9机编队,一队由新田少佐指挥于中午12时55分起飞负责攻击杭州笕桥机场,一队由浅野少佐指挥于下午13时零5分起飞负责攻击广德机场。

另一方面,8月14日下午,空军第4大队第21、第22、第23中队分别由李桂丹、黄光汉、毛瀛初指挥,每队以9架为一批次,每批次间隔5分钟由周口起飞,前往杭州笕桥机场。在转场过程中,第21、第23中队先后飞抵笕桥机场上空,第22中队因偏离航线只得在广德机场降落。

此时防空监视哨已将日机来袭的消息通报笕桥机场,在第4大队降落时,机场上空已经响起了紧急防空警报,许多人跑上跑道指着天空冲着正在降落的飞机大喊,但是飞行员在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听不清楚,直到关闭了发动机第21中队中队长李桂丹才听到人们在喊“起飞、敌机快到了”。

李桂丹当即率领2架僚机升紧急起飞,先期乘坐DC-2运输机抵达笕桥的大队长高志航亦跳上一架刚刚降落未及加油的霍克Ⅲ,驾机箭一般地冲向了天空,其余各机见状亦纷纷跟随长机起飞迎敌。

受台风影响,当日杭州笕桥机场上空云层高度仅有300-500米,空中能见度很低。18时20分,日军轰炸机编队终于发现了笕桥机场,随后于500米高度开始投弹,所幸命中率并不高,只炸中了一些机场设施和油料库。

高志航大队长率队爬升至4000米高度后未能发现敌机,判断日机此时应该已经降至云层以下,于是下降高度冒险钻入云中,待钻出云层后立即发现了正在杭州湾上空飞行的日本海军96式陆上攻击机一架,于是迅速抢占有利攻击战位与僚机谭文合力将其击落于半山,首开纪录。随后,第21中队中队长李桂丹亦与僚机柳哲生、王文骅共同击落另一架96式陆上攻击机于钱塘江口。在激烈的空战中另有一架日本96式陆攻在第4大队的围攻之下身中70余弹,左侧发动机熄火,后勉强飞回台北降落。

1937年8月21日中央空军第28中队中队长陈其光驾驶霍克Ⅱ型战斗机击落日本陆军航空兵中佐三轮宽驾驶的95式战斗机。

1937年10月12日 刘粹刚驾驶霍克Ⅲ型战斗机在南京上空击落日本海军96式舰上战斗机

此时,第22中队在广德加油后,正于飞往笕桥的途中,待中队抵达笕桥上空时,空战已经结束了,22中队最后一个加油起飞跟在编队末尾的分队长郑少愚不甘心空手而归,单机向钱塘江口方向飞去。至翁家埠刚好遇上了在广德机场投弹完毕正在返航中的浅野队,郑少愚悄悄跟上日机,瞄准敌第2编队2号机,猛加油门,突然开火,敌机当即中弹冒烟向下方坠去。由于敌机众多郑少愚见偷袭得手便不再恋战,驾机返航了。被郑少愚击中的敌机在遭到重创后虽然后来勉强返回了台湾,但最终还是在基隆港以北的社寮灯塔附近迫降失败沉了大海。

1938年4月29日 陈怀民驾驶霍克Ⅱ型战斗机在武汉上空撞击日机壮烈殉国

日方记录称8月14日当晚共计3架96式陆攻未能返回基地,其中2架被中方击落:1小队3号机和3小队3号机。2架被重创:3小队2号机和2小队2号机。2架轻伤:3小队1号机中弹一发,发电机受损,1小队1号机中弹一发。

中国方面损失:21分队5号机刘树藩因油料耗尽导致发动机空中停车,坠落场外机毁人亡。2分队6号机金安一因燃料耗尽迫降,人机损伤轻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