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操纵世界的神秘家族是以色列开国真正功臣

我愉快地代表英王陛下政府将下述对犹太复国主义者志向表示同情的宣言转交给您。这个宣言已送交内阁并为内阁所批准:“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家园,并将尽最大努力促其实现,但必须明白理解,绝不应使巴勒斯坦现有非犹太团体的公民权利和宗教权利或其它任何国家内的犹太人所享有的权利或政治地位受到损害。”

这封信即是有名的《贝尔福宣言》,而写信的对象沃尔特·罗斯柴尔德就是主管罗斯柴尔德家族英国事务的第五代成员。

英国《每日快报》以“一个犹太人的国家”为题吸引读者眼球;《》和《晨报》则索性以“犹太人的巴勒斯坦”做大标题。《观察家》报评论道:“在这个关头,对于有政治才能的人来说,此举是再恰当、再明智不过了 ……希望在下一代人消失时新的锡安山将会成为一个国家。……它无疑包括处于明显少数的整个犹太民族,总计100万到200万人,组成这个真正国家的人民;有反映自己特色的城乡文化、学术和艺术中心。这并不是痴心妄想。”

虽然在英国历史学家伦纳德·斯坦看来,《贝尔福宣言》不是一个法律文件,而是一个措辞相当模糊的政治文件,它可以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解释。但对于大多数散居各地的犹太人来说,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而宣言的发表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多年来推动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努力密不可分。

罗斯柴尔德家族创始人是梅耶·罗斯柴尔德,其姓氏“罗斯柴尔德”,德语意为“红色盾牌”。那时,就如契诃夫所写的那样,一个过时的俄罗斯棺材铺老板都会用这个名字作为绰号来嘲笑一个贫穷的犹太音乐家。

梅耶于1744年出生于德国法兰克福一个从事零售行业和钱币兑换生意的犹太家庭,因其父摩西喜好学问,当梅耶在法兰克福完成小学学业后,便被其父送往菲尔特的耶希瓦学习(耶希瓦又名“犹太经学院”,是学习、教授犹太经典的专门机构,早期主要为研读、阐释经典的场所,后来成为培养拉比的学院)。梅耶本人对于成为拉比并没太大兴趣,对他来说学习犹太教经典只是为了成为一名更好的犹太人。

梅耶12岁时父母相继死于瘟疫,他因此中断了学习并前往汉诺威的沃尔夫·雅各布·奥本海默公司学习初级商业知识。这次经历使他第一次直接了解到“宫廷犹太人”的特权世界。当他结束学徒生活重返法兰克福之后开始从事古钱币和徽章买卖,并由此结识痴迷钱币与徽章收藏的黑森-卡塞尔的威廉王储。与威廉王储的交易往来使梅耶得以在1769年获得“宫廷犹太人”的头衔。1785年梅耶开创了罗斯柴尔德家族银行,到1797年他已成为法兰克福最富有的犹太人之一。

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梅耶抓住商机,派其三子内森前往英国拓展业务,于1809年建立罗斯柴尔德英国分行,随后他将其他几个儿子陆续派往欧洲各国:1812年梅耶把最小的儿子詹姆斯派往巴黎建立法国分行,接下来次子萨洛蒙于1820年在维也纳建立奥地利分行,四子卡尔在那不勒斯建立了意大利分行,长子阿姆斯洛坐镇法兰克福打理家族生意。自此,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欧洲庞大的金融版图得以最终形成。

19世纪的欧洲,反犹浪潮和欧洲犹太人解放运动此起彼伏。在犹太人最多的沙皇俄国,犹太人受迫害最重,他们像劳改犯一样被圈进了西部边境的“大栅栏”区,当局用长达25年的“少年兵役制”折磨犹太男性,使其失去斗志。1881年3月13日,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因嫌疑人中有一名犹太妇女,于是,一场空前规模的反犹风暴骤起。在政府的默许和支持下,对犹太人疯狂的袭击、驱逐和屠杀很快蔓延到整个沙俄帝国,200万俄国犹太人被迫逃往海外。

而此时,现代民族国家的理念与传统犹太家园的向往交织在一起,在欧洲离散的犹太人心中,燃起了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的烈火。而东欧国家的反犹和排犹政策,也进一步加速了欧洲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的迁徙。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几代成员们一直保持着犹太传统,对于欧洲犹太事务也颇为关切。20世纪初,由于罗斯柴尔德家族德、意两分支没有男性继承人,该家族只剩下英、法、奥三个分支,其中英、法分支一直主导家族事务。法国分支主要由第三代成员埃德蒙主导。

埃德蒙出生于1845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法国分支创始人詹姆斯·罗斯柴尔德最小的儿子。

埃德蒙非常担忧这些东欧犹太难民的处境,1882年他成为法国救助东欧犹太难民委员会的一员,投身于热爱圣山运动,在巴勒斯坦大量购置土地,帮助东欧犹太难民移居巴勒斯坦。当新的定居者面临严重破产危机时,埃德蒙都会给以财政援助。

埃德蒙对定居点的资助有两种形式。第一种是完全资助,如对“锡安先锋”、罗西·品纳和艾克然等的资助;第二种是部分资助,如对派特·提克瓦的资助。埃德蒙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未来定居点的样板,有点像是一个居住点的核心区,围绕着它可以逐步建立起其他定居点”。除了引进了大量新作物品种并教导第一代定居者如何从事农业生产,埃德蒙还指示定居者建立了犹太会堂、学校和医院,另外还设置一个行政管理机构,由其招募的农业专家、律师、教师和行政人员进行管理。

埃德蒙曾在1887、1893和1899年三次访问巴勒斯坦,调查定居点的经济发展率、劳动力需求、最低生活标准、希伯来语的学习情况、对宗教传统的关注度等情况。

至1903年,他在定居点上总共投入了560万英镑,28个巴勒斯坦犹太定居点中的19个部分或者全部地接受他的补贴。

1914年2月埃德蒙第四次访问巴勒斯坦,当他亲眼看到新移民在雅法以北和卡尔梅勒山的斜坡上建立了特拉维夫城并已拥有1500名居民,还在耶路撒冷创办了师范学院、图书馆、出版社、戏剧社等,他对于新移民在巴勒斯坦的成就十分满意,除了加大在农业上的继续投资外,还投资了巴勒斯坦的葡萄酒生产加工业,建立巴勒斯坦电子公司,并投资创办希伯来大学。

埃德蒙是巴勒斯坦现代犹太移民开发事业最重要的赞助人之一,被尊称为“伊休夫之父”(伊休夫为犹太复国主义者在巴勒斯坦建立的定居点希伯来语)。

20世纪初,英国分支的第三代成员相继辞世,家族重担落在了第四代成员纳蒂及其子沃尔特身上。多年来纳蒂一直担任英国犹太联合会堂主席及英国犹太人协会副主席,本是一个坚定的社会同化者,担心如若建立一个犹太国家,势必会鼓励哪些反犹主义者对已经同化的犹太人的国家身份认同提出质疑。作为同化了的英国人,他首先认可的是自己的英国公民身份。

一战爆发后,纳蒂意识到英国的战略目标与犹太复国主义者的目标趋于一致,在巴勒斯坦推动建立一个犹太国家的时机成熟,便与赫伯特·塞缪尔商议准备向内阁提交一份议案,建议英国政府能够获得巴勒斯坦,从而使“流散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能重返巴勒斯坦。”

纳蒂去世后,其子沃尔特遵从其父遗愿,从自然科学的研究中走出来,公开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者在巴勒斯坦建国。

1916年12月英国政府发生了内阁危机,结果导致阿斯奎斯首相辞职。劳埃德·乔治就任首相,贝尔福任外交大臣,米尔纳进入战时内阁。这三个人都同情犹太复国主义。外交大臣助理罗伯特·塞西尔勋爵也是一位热情的支持者。

政府的更迭恰好与近东的军事攻势相合。西奈半岛于1916年末已被来自埃及的远征军占领。1917年3月对加沙的袭击以失败告终。但是战时内阁在4月2日仍决定支持进入巴勒斯坦。因为巴勒斯坦的战略地位对英国来说十分重要,不仅能从侧翼确保苏伊士运河的安全,而且还将埃及、波斯湾地区和印度等东方殖民地连成一片。

而此时英国的军事政策对于沃尔特和犹太复国主义者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1917年2月英国战时内阁举行了一次正式会议,这次会议导致贝尔福宣言的发表。马克·赛克斯和赫伯特·塞缪尔出席了会议,还有主要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两位成员。会议决定反对共管巴勒斯坦或者巴勒斯坦国际化,赞同英国行使保护国权力。

然而,在英国的犹太人中有相当一部分“社会同化论”者坚决反对犹太复国运动。1917年5月24日,一封由代表委员会和英国犹太人协会主席大卫·亚历山大和克劳德·蒙蒂菲奥里签署的信件以“巴勒斯坦和犹太复国主义——英国犹太人的观点”为题在《》上发表。他们重申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关于犹太人是个无家可归的民族的理论。如果这一理论被普遍接受,其结果就是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在自己的祖国都将是外来人。一个政治的犹太民族是与时代不合的;宗教是唯一可靠的标准。

作为答复,沃尔特·罗斯柴尔德勋爵和其他杰出的犹太人领袖声明与亚历山大和蒙蒂菲奥里断绝关系。而当时的印度事务主管埃德温·蒙塔古和其前任寇松伯爵也强烈反对犹太复国主义运动。认为巴勒斯坦地区经济资源有限,无法支撑一个犹太国家,而且朝这个方向迈进的任何一步都会激怒该地区的阿拉伯国家。

面对这些反对言论,贝尔福建议沃尔特提交一份草案给内阁进行考虑,草案于1917年8月初第一次提交内阁。虽然英国政界亲犹太复国主义势力全体出动,也获得了美国威尔逊总统的支持,但经过几轮会议讨论,战时内阁在此问题上一直止步不前。

10月底,劳合·乔治担心德国可能会为了赢得美国和俄国犹太人的支持而率先推出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宣言,便主张应尽快由英国政府发表相关声明。如若英国政府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它便能以帮助犹太人建立民族家园为由长期占领巴勒斯坦,同时也可在中东地区培养一支能为其利用的力量,还可以把法、俄势力排除在巴勒斯坦之外。

最终在10月31日的决定性内阁会议后,国会授权贝尔福“寻求合适的机会宣布同情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宣言”,也就是后来的《贝尔福宣言》。

在《贝尔福宣言》发表当天,犹太复国主义思想家魏茨曼致信沃尔特·罗斯柴尔德勋爵:“当这一刻被载入历史时,犹太民族中的伟大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将与犹太人的解放事业联系在一起。”

除了沃尔特·罗斯柴尔德的贡献,埃德蒙也功不可没。1914年当埃德蒙第四次访问巴勒斯坦之后他对于犹太复国主义政治运动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开始频繁接触犹太复国主义思想家,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

魏茨曼在他的个人传记中写道:“我们一直认为埃德蒙男爵作为一个富裕的银行家,他对于犹太人问题的关注仅限于慈善范畴,并且非常反对政治犹太复国主义,对此,我们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一战爆发后,英、法、俄等大国在中东展开激烈角逐。埃德蒙意识到这对于犹太人而言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当我建立巴勒斯坦犹太定居点的时候,就预料到未来的某一天巴勒斯坦将处于大国势力均衡中,世界将重新考虑犹太人问题。现在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要好好利用。”

一战期间,在法国社会,巴勒斯坦问题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包括法国犹太人在内的几乎全体法国民众都非常排斥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此时在法国进行复国主义运动的是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代表纳胡姆·索科洛夫。埃德蒙帮助索科洛夫软化法国犹太社团领导人对复国主义组织的敌对态度。1917年4月,埃德蒙把一些法国犹太领导人召集到家中,给索科洛夫提供了一个可以阐述复国主义观点的平台。6月,索科洛夫从法国外交大臣朱尔斯·康邦将军那里获得了一份宣言,表示法国政府对犹太人“复兴犹太民族自大流散以来的民族家园的事业深表同情。”这份宣言虽未正式发表,但表明犹太复国运动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法国政府的支持。

魏茨曼曾写道:“为了我们,埃德蒙男爵已经把他的所有力量都投入到与法国犹太社团的协商中。”

此外,埃德蒙还曾致信英国外交部阐述自己对于建立犹太家园的想法,对于推动《贝尔福宣言》的发表也起到了支持作用。

埃德蒙的儿子詹姆斯·罗斯柴尔德与儿媳多萝西·罗斯柴尔德也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主要参与者。为寻求英国支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国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3年底,埃德蒙建立巴勒斯坦犹太垦殖协会,由詹姆斯出任主席,继续进行定居点的活动。1948年以色列建国之后,巴勒斯坦犹太垦殖协会继续支持定居点的农业和工业发展,直到1957年詹姆斯去世。埃德蒙与詹姆斯的巴勒斯坦犹太垦殖事业把大量不毛之地开垦为肥沃的良田,吸引大批犹太移民前来定居生活,奠定了以色列国家建立的基础。詹姆斯去世前曾致信当时的以色列总理大卫·本·古里安:

自从我父亲75年前开始他的巴勒斯坦移民垦殖活动起,这项工作一直持续到今日。我父亲在1924年创建巴勒斯坦犹太垦殖协会,从那时起我接任主席,在之后的年代里,不毛之地逐渐变成了肥沃的良田。现在巴勒斯坦已经没有可耕种土地,犹太垦殖协会的使命也应宣告结束。

既然犹太垦殖协会的使命已经完成,我必须要考虑它的未来。以色列建国后,议会接管了主要的垦殖机构,我希望犹太垦殖协会能够转交给国家管理。

尽管犹太垦殖协会是一个私人机构,但它所做的一切都是直接服务于以色列人民。我打算捐赠600万英镑在特拉维夫建设一座新的以色列议会大厦(Knesset),希望它成为“以色列永久的象征”。

詹姆斯去世之后,多萝西除了完成他的遗愿,还建立了雅德·哈纳迪夫教育基金会,促进以色列科学、艺术和文化事业的发展。

8、吉喆,埃德蒙·罗斯柴尔德家族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湛江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2月第32卷第一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